夜蒑

维勇,莫毛,瓶邪,想写什么写什么。

【奥尤】白桦树

一个短打,跟基友小岚太太聊天时想到的画面,没有剧情没有意义,就是想处理下我理解的他们四个人之间的关系。

感谢大家的追踪!今天发现百粉啦!非常荣幸!

  

前提注意:

以维勇为前提的奥尤。

有微量的尤勇。

长大了的奥萨别克与尤里。

 

 冰场外种着一排的白桦树,在深秋的时候,白桦树的树干就会剥落,难看地露出了肉色的内里,不同于表面的雪白,那是一种极为柔软的颜色

奥萨别克跟尤里走出来的时候尤里还处在被维克多气得跳脚的情绪之中,他跟奥萨别克抱怨,「那个老头子到底还会不会滑冰!再这样下去,我怕我总有一天会拿他的秃顶当冰场!最好用冰刀把他剩下的头发也全剃光!我才不管那只猪怎么拦我­­――!」

奥萨别克有点想笑,忍住了嘴里真诚的吐嘈:其实维克多也没怎么秃,真的。

他表面上看起来还是很沉着,只是伸手摸了摸尤里的头,尤里慢慢地就冷静了下来,他看着脱皮的白桦树,突然地就说。

 

「我曾经、嗯,觉得维克多很不错。」尤里小声地、咬牙切齿地补了一句,「虽然他是个秃顶的老年外星人。」

「……嗯。」

「后来我就讨厌他了,因为……」尤里说了几个字说不下去了,他有点希望奥萨别克转头,别再用那么冷静的眼神盯着他看,但是他的挚友却还是那副万年不变的表情,啧,尤里焦躁地、并且自己也不知道在焦躁什么的踢了踢脚下的小石头,石头打中了树干,发出空空的声响。

 

「我很喜欢胜生勇利。」

他曾经在心里把这句话说了几百遍,惊心动魄又荡气回肠,彷佛一个悲剧的高潮,又或者是闹剧的收尾,想把这句话扔到维克多脸上,看他诧异的神情,想跟雅克夫大吼:你们不觉得这样太过分了吗,能不能把那对笨蛋情侣赶出冰场,这样刺激一个一开始就失恋的人是不道德的!或许再跟莉莉亚夫人说?她铁定能刻薄地挑出三百个胜生勇利的缺点顺带也把尤里数落一遍、让尤里感觉好过一点。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他谁也没说。

 

奥萨别克没说话,他终于转开了头,尤里感觉如释重负,又有点自己也没察觉的高兴,接下来的话就能轻易地出口了。

「但是后来我才发觉,我大概喜欢的是,跟维克多在一起的胜生勇利。」尤里道,「我喜欢他因为维克多说了些无意义的话就笑起来的样子,喜欢他每完成一个跳跃就下意识地看像维克多,也喜欢他得到维克多的称赞时双眼发亮的表情。」

「……」

「尽管说真的,他跟维克多在一起时每个时候,看起来都特别蠢。」

尤里公允地评论道,奥萨别克打从心底同意这句话。


「你就没有什么话要说?」

奥萨别克摇头,而尤里有点挫败地翻弄身上的外套口袋,「是不是我说甚么都吓不着你啊?我以为我刚刚说出的是很奇怪的话。」

「不奇怪。」奥萨别克又摇头,他的视线转移了回来,认真地看着尤里,「我们是挚友,你在想什么,我都知道。」

「哦?」尤里挑了挑眉。

这么多年过去,他早已不是那种美丽得像是少女的外貌,现在的他纤瘦而高挑,一头金发剪得很短,而在金发之下是锋利的绿色眼睛,那是性格最恶劣的猫科动物才有的眼神,「所以我现在在想什么,你也知道?」

 

「……」奥萨别克投降地举起了手,尤里勾了勾唇。

「我刚刚在想,好吧,原来不使用过去式,你就没办法察觉我已经不喜欢胜生勇利了。」

奥萨别克的眉毛动了动,这是他表情开始松动的前兆,尤里心情愉快,决定再接再厉。

「然后,我还顺便感叹了下,好吧,原来你只想做我的挚友,不想做我的男朋友。」

 

奥萨别克张大了眼睛,而尤里放肆而恶劣地大笑了起来,再没什么比打破这个人的沉着更能取悦他的了。但是他没能笑多久,奥萨别克抓住他的肩膀,抬起他笑得微红的脸颊,指尖轻柔地摸过他纤长的睫毛,然后用与他本人完全不相衬的粗鲁与暴躁吻了尤里。

尤里还在笑,一边笑一边推他,却又怎么样都推不动,没耐性的猫咪已经长成了大老虎,他渐渐地止了笑,瞇着眼睛,狠狠地咬了奥萨别克一口。

奥萨别克吃痛后才终于冷静了下来,放开了尤里,他的唇边有血丝,头发也乱了,用力地抓着尤里的双肩,眉毛紧皱,整个人看起来又狼狈又蠢。真难看啊,比猪排饭还丑,不过还挺顺眼。尤里想道。

 

「你喜欢我。」奥萨别克用一种不可置信的,彷佛赞美或叹息的语气这么说。

「恭喜你,」而尤里挑了挑眉,戏谑地道,「挚友啊,果然我在想什么,你都知道。」

 

 

 

 

 

小短篇不打end了。

 

说点别的吧,其实我一开始,写的台词是:

「我很喜欢猪排饭。」

 

写完之后我构思了三秒奥萨会怎么回答。

 

奥萨别克:「……你饿了吗?」

 

 

 

这实在太蠢了所以就被我放弃了2333333333333333333333


评论 ( 10 )
热度 ( 74 )

© 夜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