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莫毛,瓶邪,想写什么写什么。

【莫毛】狂生绝02

我真不想承认,每次有人在留言里提到「绝不跟你动手」那句,我都看成「绝不跟你分手」……

「莫雨哥哥,求你留下来吧,我绝不跟你分手!」


……感觉这句并没有什么问题的我,真是病得不清。


谢渊这老头儿究竟是怎么带孩子的?教傻了吗?

莫雨僵硬了片刻,森然道,「你真以为我不杀你?」

穆玄英缩了缩,装作没听见莫雨的威胁,反而起了别的话头,「我、我离开的这几日,去了梵空禅院。」他闭着眼睛,不敢看莫雨的表情,莫雨干脆不理他,拖着他也要往门口走。

「不不不雨哥!你听我说完啊哪有人这样的!」

你才是!这么大个人怎么是这熊样!玉树临风沉着镇静都喂狗吃了吗!莫雨在心底暴躁,脸上还是冷冷地,大发慈悲地停了下来,「说完我就走了。」

「上山前可人姐说寺里都是素菜,放我在山下吃了顿午饭,谢伯伯给的饭钱不够,我就吃了几个肉包子,猪肉馅的,可香了,莫雨哥哥我跟你说……」

莫雨瞪他,奈何穆玄英还是一脸「我闭着眼看不见你放多少杀气我都看不见看不见」的表情。

莫雨嘴角一抽,「你再胡说八道拖时间,我现在就走。」

「唉雨哥你……」

莫雨抬脚便走,穆玄英急得叫了出来,「在剑圣前辈给我的心魔试练里,我看见了莫雨哥哥――」

「我的心魔就是你!」


――穆玄英慢慢地便不动了。他想做什么都可以了。

在梦里他咬开了他的喉咙,把他整个人给撕扯开来,温热的血滑过脸庞,他捧着他的心。

他想看看他的心,是不是想他想得那样。

是不是像他想的那样。


屋内一瞬静寂,因为太静,穆玄英悄悄地张开一只眼,发觉莫雨的表情难看得很异常,忍不住略微缩了一缩,放开了莫雨,改抓住他的袖子,轻轻地摇了摇,试探性地问,「莫雨哥哥?」

莫雨没回他,穆玄英大着胆子,低声道,「那个时候……为了脱离心魔幻境,我一剑杀了莫雨哥哥。」

「剑圣前辈安慰我,这是行侠仗义必须要有的决断,一切不过是幻境罢了,我却觉得这不过是自己骗自己。」

「幻境太真实了,我能感觉到我的剑穿透了雨哥的胸膛,」他伸手比了一下莫雨的胸口,「大概就是这里。」

「心魔不会流血,但是那个心魔却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心口,再看了看我,就像是真的莫雨哥哥,脸上的神情在问我:你怎么能杀我,毛毛?」

「……」穆玄英顿了一下,头慢慢地低了下去,「可人姐告诉我,心魔之所以为心魔,就是我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恐惧,我怕总有一天,我必须与雨哥你刀剑相向,反目成仇……」

他猛然抬起头来,「雨哥,留下来吧,别再回恶人谷了!」


他在求我。莫雨心道:毛毛这是在求我。

就像是小时候求他把布娃娃还给他那样。绷紧了脸,明明想哭了、又要忍着,露出大人般的神情、严肃得不得了。

『莫雨哥哥欺负人,把东西还给毛毛!』

但这一切哪能一样,傻毛毛。


「别傻了。」

「我不是……」穆玄英想要解释,但莫雨却粗暴地打断了他,「――别说傻话了!」

他看着穆玄英一下僵住的表情,闭了闭眼,却还是冷冷地道,「我不回恶人谷又能回哪里?浩气盟可没有如我一般、被长空令通缉之人的容身之处。」

穆玄英急道,「不,雨哥,谢伯伯答应了我,如果能劝你离开恶人谷,就撤消你的长空令!」

「我想这事就算谢渊也不能说了算。」莫雨嗤笑一声,「你相信他,我可不。」


穆玄英简直不知道自己该拿莫雨怎么办。

任他千言万语,事事作绝,就算趁莫雨昏迷时把他带回浩气盟,莫雨还是不肯答应他。往日里的沉着与智谋都消失无踪,穆玄英就想问问老天爷:他们本该是世上最亲密的两个人,究竟从何而来如此深切的隔阂?


「我……」喉咙好似有些梗住了,穆玄英瞪着莫雨的面容,终于忍不住吼了出来,「我当初跳下去,可不是为了让你成为恶人谷的小疯子!」

下一秒他的衣领就被人拎了起来,莫雨的脸上一片寒霜,单手抓着他的衣领高高举起,莫雨眯起眼睛,「是谁让你跳下去了?」

他轻轻地又补了一句,「是谁准你跳下去了?」

谁准你那样跳下去,自顾自地离开我,自顾自地答应了要跟别人走。


莫雨说话的声调不高,平稳而低沉,就像是说出这两句话的时候,他内心并没有什么别的感情,但那双漆黑的眼瞳却直直地看进了穆玄英的心底,把他的心口凿出一个破洞来,任凭这世间万事万物,穿流而过,肆意淹没。

大约是穆玄英的眼神太过无措,莫雨「啧」了一声,松开了手,转过身,就往屋外走。


屋外的日光扫过围篱,照亮那株干枯的杏树,树根底是被尘土吹得淡了的血迹。莫雨杀过很多人,唯独不会害他。

但这是不够的。

穆玄英看着他的背影,慢慢地握紧了拳头,有几分艰难地道,「是不是,一定只有用力量赢过你,雨哥才能考虑下我的提议?」

你想追求的是什么。

你渴望的是什么。

你服膺于什么。

如果一定要这样才能让你回头,我也无所畏惧。


「……」莫雨脚步微微一顿,「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穆玄英就站在他身后,不过咫尺的距离,他的声音轻轻地传了过来,清亮如昔。

他曾经以为,这个孩子永远都会跟在自己身后,低低软软地喊着:莫雨哥哥,别丢下我啊……


「今天雨哥你要走,我拦不住你。」

「三日后就是浩气与恶人攻防之日,我已经向谢伯伯请缨,由我领兵。」

「我们来打个赌。」

穆玄英的嗓音已经恢复了平静。

「如果这场战役中我能大败恶人,雨哥你就留下来吧。」



写得不太满意的一回,拖了几天,我觉得他们两个人需要大吵一架,但他们个性又很不适合大吵一架,简直要被他们搞得秃头。

这几天陪亲友在做不尊号令的成就,亲友们一群对家党被少爷点的不要不要的,我插腰狂笑道这就是站对了攻受的好处少爷从来不点我哼哼哈!


没节操的亲友们纷纷膝盖一软:少爷你要信我们!其实我们逆可的,你们幸福就好了我们认真的!


评论(3)
热度(18)

© 夜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