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蒑

维勇,莫毛,瓶邪,想写什么写什么。

【莫毛】狂生絕01

花月别院后续的衍生文,但稍微作了点改动。

设定的是莫雨在被侠士们打败后并没有逃走,而是昏过去被毛毛带回了浩气盟。

想要描写的内容大概是:少爷为什么从以前的「我会带回毛毛的」变成了「别再跟着我」。

这之间的温度差真的让人很在意啊……少爷身上绝对发生了什么事……(虽然我觉得真正发生的是换了个策划,我不想再纠结为什么莫雨哥哥变成莫雨大哥了,策划你们都给我出来……)






一点阴暗的日光从天窗里照了下来,照亮那生着暗苔的墙壁。

入鼻是难闻的气味,潮湿、阴暗、腐烂,垂死将亡。

就像他自己。

他靠在冰冷的石璧上,空无一物的房间里,不知道是哪里传来的、细细的说话声音。


在说什么。

在哪里。

……渴。


一只温暖的手抚上了他的额间,带来些许舒适,然后轻轻地盖住了他的眼帘,掩去一切视界,一路向下,摀上他的口鼻。

是用了什么药吧?


他听到那个人轻声说:嘘,现在没事了,睡吧。

在他的指掌下,莫雨勾起自嘲的冷笑,顺应地闭上了双眼。


       狂生绝


浩气盟内部私下流传着,穆玄英带回了一个疯子。

那个疯子被关在元风禁狱一间独立的牢房里,与其他犯人远远地隔开,穆玄英专门安排了他亲信的一批人在牢房外看守,除了他准许的人外,谁也不能靠近。

浩气盟位于南屏,山明水秀,这座牢房却座落在最荒芜的一个山头,牢房外一片光秃秃的草皮,只有不远的地方,长着一株形貌丑陋的树。

细细的枝枒,弯曲的树枝,陈月来这里看了几次,告诉穆玄英。

「那是棵杏树。」

「这是棵杏树?」穆玄英很惊奇,「它从没开过花。」

陈月耸了耸肩,这不是她关心的事情,「可能根没长好,养份不够,也可能只是它不想开花吧。」

「真可惜。」穆玄英轻轻地这么道。

那株杏树就生在穆玄英每日上山的必经之路旁,走得久了,这荒无人迹的山道都被他走出了一条细细的小路,草叶葳甤柔软,匍匐于脚下,绵延到屋前。


这牢里面关着人,本来大部份浩气盟的弟子们是不知道的,但是穆玄英这么一日一日地探监,久了,大家都知道里面关着重要的人。

又隔了一阵子,听说穆玄英好几次去探监都被打伤,大伙儿才知道了,里面关着特别凶恶的犯人。

再隔了一阵子,大伙儿想,这犯人多大的颜面啊,少盟主天天去看、被打伤了也坚持着,稍一琢磨也就懂了。

穆玄英早年流落江湖时,与恶人谷的莫雨相依为命,这在浩气盟内是公开的秘密。


莫雨在浩气盟内的仇人着实不少,但穆玄英就这么关着他,似乎也没有别的意思,时间长了,渐渐有些人耐不住了,趁着穆玄英外出办事不在浩气盟里,偷偷地就想去杀了莫雨。


杨四郎也是其中之一。

他跟莫雨并无直接仇怨,满门却皆死于恶人谷之手,恶人的少谷主就在几里外的牢房里,几乎引发了他满腔疯魔。于是他仔细地研究了莫雨牢房外浩气盟守卫交班的时间,趁着深夜人员守备较疏的时候溜了进去。

私自杀死监狱里的犯人,先不说穆玄英会如何,司空仲平那关就绝对不好过,然而这一切他都顾不得了。

他想要莫雨死。

这样的人在浩气盟里,不会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莫雨外号小疯子,行事向来我行我素,杀人如麻。江湖中人尽皆知。

但那些来杀莫雨的人,包含杨四郎都万万没有想到,那座牢里,关着的,是竟然是一个真的疯了的怪物。


天明时刻,他睁着眼睛,被扔出了牢房之外。

四周方才交班的守卫注意到了异状,纷纷惊呼着围拢过来。他呼吸急促,眼睫蒙上了晨曦的金光。

日出的时刻本是一天最静寂之时,这大约也是他一生最安静的一刻。

他的胸膛整个被莫雨徒手撕开了,随着莫雨把他甩出来的动作,脏器流了一地。


他死在那株杏树下,血变成了溅在树根的花。



穆玄英走进牢里的时候,莫雨还睡着。

这监狱本是元风禁狱里最干净偏僻的一间,穆玄英让莫雨住进来前,还特别安排人里里外外打扫过了。他本是想让莫雨与自己同住,奈何谢渊却不答应,他同谢渊僵持了几日,却在可人淡淡的一句话中败下阵来:玄英,凡事要沉得住气。你若要保他,就别把他放到显眼处。


他外出了几日,手底下的人就没有不怕莫雨的,送起来的饭菜一看就是草草地放在角落,也不知莫雨发现了还是没发现,在这蒸腾的夏日里都有点发馊,屋里隐约有股难闻的味道。穆玄英看着莫雨躺在床上的背影,心里有几分难受,唤人将这些坏掉的食物撤了出去并交待他们不要随意靠近后,才走到了莫雨的床边。

莫雨睡着的样子也不安宁,一双眉紧紧地皱着,穆玄英轻叹口气,却惊动了莫雨,只见他猛地暴起,一双手快如闪电,就往穆玄英拿来。

穆玄英侧身一让,他早就学会了不再跟莫雨说什么「莫雨哥哥我是毛毛啊」,莫雨疯起来谁也不认,有力气去说话,不如老老实实地制伏他。

这些年来穆玄英的功夫早已卓然成家,虽仍逊于莫雨几分,但发狂的莫雨仗着的只是一腔疯劲,一招一式却毫无章法。穆玄英一心只采取守势,进退之间并不为难。 


在这狭小黑暗的室内两人近身肉搏,呼吸相闻,穆玄英甚至可以从黑暗里看到莫雨的眼睛。

那双眼睛就像是被浓厚的血给涂过一般,满是腥气的红。

他卖了个破绽,瞬间便被莫雨紧紧地压在墙上,莫雨的手狠狠地掐住了他的脖子,用力之巨,几乎留下了黑青的指印。穆玄英脑中一晕,仍是撑着神志,从怀里摸出一块丝帕,就要往莫雨脸上按去。

要的就是这一刻,只要把小月给的安神药给莫雨哥哥吸上几口,他自会安静下来……

穆玄英从来不怕他伤着自己,用这样不光明的手段对付莫雨,他宁可莫雨下手再狠一点才好。


却见莫雨偏头一让,抬手打落了穆玄英手上的丝帕,穆玄英暗叫一声不好,下一刻就被莫雨甩到了榻上,他咳了几声,感觉空气涌入肺腔,从喉中干涩得像要起火,一个音也发不出来,莫雨却并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

成年男子的身驱沉沉地压了上来,莫雨用全身的力气制住不停挣扎的穆玄英,拾起落在床下的丝帕,紧紧地压在穆玄英的脸上。

穆玄英慢慢地便不动了。他想做什么都可以了。

莫雨拂开那块帕子,像是野生的动物一般,低头轻嗅任自己宰割的猎物,他热烈而疯狂的呼吸拂过穆玄英轻微颤动的颈侧。他又听到远处传来人说话的声音。

在说什么。


这次他听清了,是说恶人谷的莫雨,那个小疯子。

说他杀了浩气盟的穆玄英,生生地,咬开了穆玄英的喉咙,把他给撕扯开来,露出那颗仁义的心脏,曝晒在苍天冷漠的眼下。

天地不仁,若是仁德,如何会创造出莫雨这种怪物。


入鼻尽是难闻的气味,潮湿、阴暗、腐烂,垂死将亡。

就像是穆玄英。

莫雨的唇被穆玄英的血肉给温热,缓解了那蚀心的渴,于是那阵人声渐渐地远去了。分不出是过了多久,一年,数年,或者是几百年,他起身,看见被他压在榻上的穆玄英终于只剩一腔枯骨。

彷佛终于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莫雨疯狂地呐喊了起来。



穆玄英走进牢里的时候,莫雨还睡着。

他合衣睡在榻上,背对着穆玄英,梦里的世界只有腐烂的黑与浊浓的红。

穆玄英对此一无所知。


他吩咐下人收拾了墙角发馊的吃食,交待他们不要随意靠近的后才走了过去。

莫雨在梦里掐住他的脖子,压住他的身驱,疯狂的手掌按在他的胸膛上,感觉掌下的搏动渐渐由清晰变得微弱,终至于消亡。


穆玄英轻轻地叹了口气。

莫雨猛然张开了眼睛。


房间里很暗,只有一丝从天窗漏下的日光,打在穆玄英的背后,勾勒出模糊的轮廓。那一瞬间,莫雨真的判断不出来,究竟是他疯了,还是穆玄英疯了。

莫雨跳起身来,一掌就往穆玄英拍去,穆玄英一个斜身后让,巧劲卸去他的掌风。两个人顷刻间便缠斗在一起。

穆玄英采取的全是守势,边打边退,很快已经被逼至墙侧,他故意卖了个破绽,莫雨看出来了,他本该顺势欺上,直直地将穆玄英压上墙,梦里的记忆却在此时闪过,莫雨一瞬间停住了动作,感觉自己脑海一团混乱,仍有几分分不清梦境与现实,呼吸粗重,双眼刺痛。

穆玄英眯住了眼睛,看呼吸混乱的莫雨,隔了片刻才道。


「果然我猜得没错,你没疯。」

他把已经拿出来的丝帕又收回了怀里,直直地看着莫雨,「别逃避了,莫雨哥哥,我们谈谈吧。」

隔了许久,莫雨直起身子,回视穆玄英,这才开口。

「怎么看出来的?」

这是在花月别院相见以来,近半个月中,穆玄英第一次听到他正常地说话。


莫雨的嗓音一点也没变,低沉悦耳,带着一点淡淡的嘲弄,还有清晰的冷漠,穆玄英心里难受地纠了起来,低声道,「雨哥……你没有杀我。」

莫雨听了这话却是笑了起来,那笑声也是冷冷的,殊无喜悦之意,「原来你也以为,如果我疯了,就必然会杀你。」他的笑声戛然而止,抿了抿唇,接着又道,「也是,如我这样连亲娘与姐姐都能下得去手的疯子,又有何人杀不得?」

「不,不是这样!」感觉到莫雨又要钻牛角尖,穆玄英有些急了,但莫雨却没有理他,「我不觉得我们还有什么好谈的,你有你的正义,我也有我的道路,本还想看看你究竟想做些什么,才耽搁了这些时日。」

莫雨顿了一顿,冷冷地道,「既然无事,我便走了。」


这是浩气盟的牢笼,是令天下人闻风丧胆的元风禁狱,莫雨的语气却像是他不过与穆玄英狭路相逢、巧遇在这世上任何一个不属于浩气也不属于恶人的地方,像是他们本来一世陌路,降生之始便分立浩气与恶人两方,从未彼此扶持、从未相依为命。

即便是在这里,在穆玄英的面前,在这元风禁狱之中,莫雨要来便来,要走变走。

但穆玄英知道他并没有虚张声势。


本来若不是因为莫雨疯了,没有人会相信这么小小的一座牢房困得住他。奈何莫雨装疯,骗过了浩气盟的众人,此处只有少数穆玄英心腹的浩气弟子,凭什么拦住莫雨?

穆玄英想不到别的办法,还是只能动手。


他一掌劈了过去,莫雨却向是身后生有眼睛似的,偏身一让,穆玄英变招极快,手腕一转,便指向他身后几处大穴,莫雨哪可能任他定住,终于是回身,举掌相迎,那张脸上的表情,比昆仑的雪还要更冷,「你终究还是要跟我动手。」

「穆玄英,这么多次了,我不会再手下留情。」

他却没想到穆玄英眼睛一闭,无视他暗藏着杀气的指掌,直直地收拢双臂,就这么扑抱到了他身上,大声地道,「莫雨哥哥,求你留下来吧,我绝不跟你动手!」


评论 ( 17 )
热度 ( 35 )

© 夜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