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蒑

维勇,莫毛,瓶邪,想写什么写什么。

【我在餐厅里的日子】序章(莫毛莫无差)

更文前说一下。

这篇文是毛毛雨党(基友)提供的脑洞,莫毛党(我)写的,走的是清水,所以出本时CP目标是莫毛莫無差。

但最早论坛连载的时候CP目标是莫毛,出本后跟论坛管理协商删帖了。

 

现在贴在LOFTER上CP也标示莫毛莫無差,食用前请斟酌自己的CP取向。

 

 

 

 

 

我在餐厅里的日子

 

※莫雨x穆玄英,攻受无差你们自个儿决定吧。

※五人新秘境「灿翠海厅」衍生本。

※饕餮厅里的那只鱼视角,脑洞大如神经病。

※这本的设定中,安禄山还没死,与原作时间点略有出入。

※其实我是正剧向,信窝,真的!

 

如果以上事项都没有问题,欢迎阅读!

 

 

【序章】天策叔叔,就是这两个人!

 

我是一只鱼,特别巨大英武的那种,是长江三峡里的霸王。

咳,好吧,现在只能说,我曾经是。一只特别巨大英武的那种。

现在的我是只鱼干,作了特殊的防腐处理,被挂在饕餮厅里,嘴巴张得大大的,看起来活像个没智商的生物。

唉,现在也不能用生物来自称了,因为我是死的,不过我很想得开,作为一只鱼,死了又能怎么样,起码我没被人吃下肚,没有愧对我鱼族的自尊。

如果你是十二连环坞的人,我们多半见过面,你搞不好还跳进过我的嘴里。不知道为什么,有阵子人类很流行跳进我嘴里,说是能完成什么「隐元秘鉴」。每次他们在我喉管上跳来跳去,我就想打喷嚏。

 

你问我为什么会到这里来?这得说起一年前的那天,我游经白帝城旁边,弄破了十二连环坞的几张鱼网,宫大小姐那怪力女怒了,跳进水里一扇子拍晕了我,醒来我就在这儿了。

在饕餮厅的日子挺无聊的,这食堂还没启用,除了偶尔来点人跳进我的喉管之外,很少人来打扰我清静的生活,我也乐得每天睡觉。

 

直到今天,有两个不速之客闯了进来,一看服饰就不是十二连环坞的人,喝!哪里来的小贼,竟视我这饕餮厅的守护兽(自封的)于无物吗!

而且你们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我一张开眼就看见一个人在脱另一个人衣服!光天化日众目(一鱼)睽睽!羞耻心呢!人类真是奇怪的生物!喂!还脱!还脱!再脱下去我喊城管啦军爷们这里有变态――

 

 

莫雨一个人走进了饕餮厅。

莫蕾透露给他的讯息说,藏宝图指示的地点在于有水的地方,且并非是一般的小江小河,白帝城位于长江之侧,城主宫傲向来作风猖狂,自称「宫天王」,近日更动作频仍,耗费人力,于白帝城下方开凿洞穴,建造「灿翠海厅」。

若说目的只为了让十二连环坞的水贼有个新的吃食之处,莫雨无论如何是不信的。

 

他的手套还在滴血,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一路上遇见水贼已被他杀了不少,绵延了一路,血的颜色与气味,他留下的记号。没有什么比这更相衬于莫雨恶人谷少主的身份。

风吹过山阴里,在洞穴的深处发出悲鸣般的呼啸,把血的气味远远地吹送了过去。

他知道毛毛不会跟丢的。

 

莫雨半垂着眼,面不改色地扭断这名水贼的脖子,不无自嘲地想:就看你能忍到几时。

身后那人果然忍受不住了,放重了足音,从暗处沿着他留下的血迹,一步一步地走到他的背后。

莫雨没有回头,半讽刺地道,「你来得倒不慢。」

「莫雨大哥……」穆玄英的嗓音有点迟疑。

 

从太原一路跟到白帝城,他们一路没有交谈没有照面,彼此心知肚明的默契,穆玄英知道他没办法说服莫雨,而莫雨知道穆玄英没办法说服自己,辗转了千里,从过往至今日,从稻香村来到了这里。

终于还是要见上一面。但见上了这一面,又该说些什么。

 

莫雨见他无话,心里微微叹了口气,正欲离去,但身后破空声传来,莫雨也不惧,一个旋身接在怀里,定眼一看,却是个酒坛子。

穆玄英手上提着另一坛酒,温颜一笑,对着莫雨道,「一别许久,此处既然有酒有菜,何妨坐下喝一口?」他看着莫雨的表情,又补上了一句,「当年流落江湖,可没这等美味。」

莫雨沉默着,本来想走,却还是鬼使神差地来到桌边坐下,接过穆玄英给他倒的那碗酒,轻啜了一口,面上仍是冷冰冰地道,「当年偷来的包子,味道也比这酒菜好些。」

穆玄英如何不懂他的意思。

都说食物最美味的时候,是身边有亲爱之人一起分享的时刻,然而此刻两人虽仍并肩而坐,身份立场却已截然不同,往日种种情谊如川而逝,恰如记忆中的那些日子,再也不会回来。尽管如此,他受唐简大侠的托付,该劝的话,却仍是要劝,「虽然那时有许多人不怀好意,却也有良善之人相助我们,莫雨大哥……」

「要我离谷的话,还是不提的好。」莫雨冷冷地截断他的话头,穆玄英看着他冷漠的神情,忍不住急道,「恶人谷在江湖上有凶恶之名,终非善地!」

莫雨最不屑于世俗的善恶之辩,若是其他人,他大可以一声冷笑,置之不理,但说出这话的人是穆玄英,他却没办法当作听而不闻,「凶恶又如何,良善又如何!」

这世上,又何来绝对的善与恶?他莫雨自是恶人,却忍受不了穆玄英用憎恶的眼神看他,用那一套正邪黑白的框架来审判他。

但穆玄英仍然振振有词。

「习武强身,当为扶助弱者!若立身不正,力强只会让蒙难之人增多。」

「何用!当年如果有力量,稻香村如何会被毁去?」莫雨低吼一声,愤怒的一拳砸在桌边,桌上的酒碗倾倒,珀金色的酒液沿着桌边滴落,每一滴酒水中都浓缩了一片儿时美好的记忆,落在地砖上,被命运的业火压得粉碎。

如果一切都没有发生,他跟毛毛平平安安地在稻香村长大,就不用忍受分离,就不用走上这一条满是血腥的道路。

是善是恶,命运何曾给过他莫雨选择权?

 

莫雨脑中一阵晕眩,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他以为这是心绪激动之下狂症要发作的前兆,一把甩开穆玄英按在他指尖的手掌,勉力端起半残的酒碗一举,穆玄英定定地看着他,过了片刻,也举碗回敬。莫雨仰头,一饮而尽,忽略了穆玄英藏在酒色与灯影之下的眼眸。

温润的眸子隐在半垂的眼帘里,瞳孔里面映出莫雨的身影。

 

莫雨摔下酒碗,强自撑着最后一丝神智道,「我还有事,你不要再跟着我了。」他深吸了一口气,才方站起身来,却觉得更强烈的晕眩袭来,心下暗叫一声不好,以为酒菜里被十二连环坞的人提前下了毒,着急地往穆玄英看过去,却见得穆玄英神色全然如常,慢慢地从桌边站了起来。

 

他从小看到大的毛毛,他护着、守着、舍不得受到一点脏污、半丝欺侮的傻毛毛,就站在他的面前,出落的挺拔俊美,风采照人,在江湖上这些年,莫雨也时常听人提起浩气盟的穆玄英少侠端方正义,武功高明。

莫雨多么的骄傲,骄傲到憎恨,毛毛这么好、跟以前一样好,却已经不是他一个人的毛毛。

他以为变的只有自己,却没想到终有一天,他会从穆玄英手里接过一坛有毒的酒,毫无戒心地喝了下去,看着穆玄英慢慢地站起身,回望着他,踏着稳定的步伐,一步一步地朝着毒发脱力的自己走了过来。

一切的时间都被放慢了,心里的刺痛却被压缩浓缩,强烈数百倍,莫雨心念一转间已明白是穆玄英下了毒,他咬着牙,自嘲地笑,近乎咬牙切齿地道,「……谢渊倒是教了你好手段。」

穆玄英伸出手,接住莫雨摔落的身躯,半垂着眼眸,轻声道,「谢叔叔告诉过我,君子通权变。」

莫雨简直恨不得把手探进穆玄英胸膛,刨出来看看,那里面脏器是什么颜色的,还会不会跳动,但是手才抵上穆玄英的胸口,还来不及施力,就无力地滑落了下去。

失去意识前,他被穆玄英揽在怀里,最后听到的是那异样温柔的嗓音。

「大哥,你休息一下吧。」


评论

© 夜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