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莫毛,瓶邪,想写什么写什么。

再一次恋爱(下)(朱白/巍澜)

上篇走这里


镇魂回来我一个爆哭。

继续激情写文,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他们太好了呜呜呜呜呜呜

 

写这篇的时候一直配着玉先生的《刚好遇见你》,我觉得很合适。

https://music.163.com/#/song?id=439915614

但这首歌太美了,导致后面沙雕不起来哈哈哈哈

 

 

31

 

朱一龙覆在他身上,刚刚洗完澡的身体带着潮气跟热意,隔着薄薄的睡衣贴到了白宇的灵魂。没有粉底作为遮掩,朱一龙的脸颊、耳朵、颈脖全都泛红了。白宇吞了口口水,在心里默默地想着:龙哥这神情,像是要把我给掐死似的。

他突然又觉得坦然。人的一生总要接受过几次审判,或许是来自自己、或许是来自他人,但那千回百转的思绪顷刻间羽化成一只扑火的蛾。无论如何,他已经准备好说「是」了。

人来人往的摄影棚、分毫必现的镜头、喧哗蒸腾的粉丝、纸醉金迷的名与利……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个晚上飞远了、逃走了、蒸发了。白宇在这虚假的月光里彷佛听见朱一龙的声音,他还没出口,但随时要说了: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无论如何,白宇已经准备好说「是」了。

 

32

 

前世的恋人说:我们约好了,再见面的时候,我们一定会相爱的。

可是他亲耳听到白宇说的:我跟龙哥就是好兄弟。

 

意思又有什么意思,他们都不是十几岁的青少年了,大火燎原又怎么样?意思这件事,本来就没意思的很。

朱一龙把自己本来想说的话狠狠地噎了下去,他压着白宇的脖子,舔着后牙槽道:「你太入戏了,小白。」

 

33

 

所有飞远的、逃走的、蒸发的,都坠落了。

 

34

 

白宇突然就清醒了过来,他眨了好几下眼睛,才听清朱一龙说了些什么。

俗世浮华像一件厚重的大衣,他曾短暂地脱了下来,结果发现冰天雪地里只有自己一人,只好再默默地穿回去。

白宇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朱一龙松开了他。

「对不起啊龙哥,我、我不是故意的……」

他可怜巴巴地看着朱一龙,「确实太入戏了,哥哥你能不能原谅我啊?」

 

35

 

白宇跟朱一龙的感情肉眼可见得变得更好,片场的巍澜女孩天天被糖齁哭。

蒸煮再发糖我要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就想跟红姐说人间不直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没事沈教授都说了,值得啊为了他的云澜什么都值得啊啊啊啊啊啊——

 

微信群中咆啸体天天万马奔腾,某日白宇不小心看见自己女助理的手机,差点一口水喷出来。

「你们至于吗?我跟龙哥就是好兄弟……」

女助理眼神死,「对的,天天一起吃早餐一起吃鸡一起拍戏形影不离他还喊你小澜澜的好兄弟。」

「那有什么?我演的就是赵云澜啊。」白宇不以为意地笑,「你们不也喊我小澜澜吗?整个剧组都这么喊,龙哥被传染了呗。」

 

36

 

白宇躺在片场的那张大床上,翘着脚,跟坐在床边的朱一龙对词。

赵云澜说:不如你加入我们特调处吧,但白宇说成:「不如你嫁——入我们特调处……」话没说完忍不住笑喷。

场边所有人都在笑,朱一龙笑着扬了扬眉,温和而小声地回了一句,「好。」

 

台本上没有这声「好」,但沈巍的心底一定很乐意,所以朱一龙就这么说了。白宇笑弯了眼,在床上滚了一圈,把自己沉甸甸的心从胃里挖起来,假装什么都不明白。

他们要坦荡也要情深,戏里演着赵云澜与沈巍,戏外还要演着入戏过深的白宇与朱一龙。都在比谁更坦荡,也在比谁更情深。

 

37

 

朱一龙真的不是什么小可怜,就算随时有一堆妖魔鬼怪想把他的魂魄吞下肚,他本质上也是个西装举铁80kg的猛男。

温文如玉的脸加上惊人的怪力,当初赵云澜怎么会为爱躺平,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已经记不清上辈子细节的白宇偏生要在作死的边缘反复横跳,「哥哥,哥哥,我们来比掰手腕!」

 

依靠朱一龙放水而勉强保住了面子的白宇转头跟大庆抱怨。

「龙哥明明一脸又美又柔弱,结果面不改色就举起八十公斤的健身器材,这是什么金刚芭比的属性?」

「很值得震惊吗?他能举得动八百斤的东西我都不奇怪。」大庆很淡定,「斩魂使的力量源于天地,如果沈巍能恢复记忆,哪还需要你保护他。」

白宇不想听了,只想把大庆闷死让他闭嘴,但可恶的猫咪无情地举着尾巴,一摇一摆地走了,留下一句话,「别作死了,你现在就只是个凡人。」

 

38

 

他们都是凡人,所以才会演戏,所以才会一边演着入戏过深,一边又管不住自己。

 

39

 

杀青的前一天,白宇摸出大庆很早之前就交给他的镇魂令,放进了随身的口袋里。

 

40

 

白宇比朱一龙早一天杀青,两人补拍了几张海报。白宇行程太忙,隔天就得离组,为了保证不耽误后面的安排,两个人连轧了一整个星期的戏,白宇觉得自己累到能当场睡着。

事实上他靠着朱一龙拍照的时候就睡着了。

 

朱一龙用肩膀抵了抵他,「喂,醒醒。」

「龙哥,我真的好累,」白宇揉着眼睛,含含糊糊地对朱一龙道,「我们赶快拍一拍,我要杀青了。」

怎么又撒娇?要走了还撒娇?朱一龙被他气笑了,「不行,你杀不了青了。」

 

41

 

补拍完海报的晚上,导演做东请大家吃饭,算是一场没那么正式的杀青宴。

白宇马上就要离组,络绎不绝的工作人员来跟他敬酒。朱一龙冷眼旁观着他一杯一杯地喝。

这时候小混蛋的精神又好了。

他把白宇手上的酒杯抢走,「你胃不好,别喝了,我来吧。」

 

工作人员又开始笑,「朱老师,《镇魂》都要拍完了,你怎么还像沈巍那样护着赵云澜呢?」

朱一龙腼腆地笑,「没拍完,我明天还有一场戏呢。」

白宇看到他的表情就牙酸。他龙哥什么都好,尤其是演技,那真是特别好。

 

42

 

他跟朱一龙都有点喝多了,白宇是预谋的,他不知道朱一龙是不是。

两个人的房间彼此相邻,好兄弟一般的勾肩搭背,东倒西歪地走回去。助理都回去休息了,走廊上的夜灯明明暗暗。

 

他们在房门口道别,但谁都没有先推开房门。

白宇有满肚子的话想跟朱一龙说,他挑挑拣拣,找不出最适合的开头,最终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我从来就没有入戏。」

 

他本来就是赵云澜,拿什么来入戏。

 

43

 

白宇在戏里问过朱一龙:你这么说,是对我有意见啦?

那时朱一龙潜藏在沈巍谦谦君子的皮囊下,光明正大地说谎:意见是没有的。

骗人,龙哥对我意见可大了。

白宇在被朱一龙摔进房间,按在门板上的时候,突然想起这件事,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地下了个结论:龙哥对我的意见确实是很大了,一点情分都不讲。

 

房卡没插,房间里没有光,朱一龙还是沈巍的造型,但发蜡已经没那么牢固,几丝浏海垂到了眼前,白宇看不清朱一龙的表情,只隐约感觉到,朱一龙的眼睛好像是被酒精给熏红了。

 

他在告别时说:我从来就没有入戏。

而朱一龙把他压在门板上,哑着声音问他,「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44

 

遇见白宇之后朱一龙才明白,自己其实没有在等那个虚无飘渺的前世情人。他只是一直没有碰到让自己足够喜欢的人。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无所不在的镁光灯跟摄影机把他的温柔、腼腆跟狡滑都忠实地记录了下来。

假如是入戏,就算心里有鬼,也能安全又坦然。离开了《镇魂》,他们还是好兄弟。这明明是白宇一开始说的,但此时此刻,这个坏孩子又偏要勉强。

朱一龙要被他气坏了,「你为什么不乖呢?」

 

他看见白宇站在万丈悬崖边,招着手,喊他哥哥。

第一次他把白宇拦腰拖了回来,第二次他在想:来不及了,我真的想陪他跳下去。

 

45

 

「我从来没有入戏过,我不需要入戏。」

「朱一龙,你看着我。」

「在告别前,我要送你个礼物。」白宇捏住口袋里的镇魂令,心一横,闭着眼睛吻了上去。

他用镇魂令解开了束缚了灵魂的枷锁,记忆回流,神格归来。镇魂令在他的手中光华流转,污秽的黑烟从朱一龙的身上快速剥离融化,消弭于无形。

亿万山川发出了呼啸的回声,数千年的记忆兜头淋下,朱一龙皱着眉头闷哼了一声,猛地抱紧了白宇。

 

白宇在心里万劫不复地想着:谁都害不了你了,我保护你。

 

46

 

《镇魂》播出之后,他们莫名其妙地爆红了。

有很多节目来邀约,也拿到了很多代言,重点是,手上可以挑选的剧本变多了。虽然相处时间明显变少,但白宇看着朱一龙神采奕奕地工作,就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不红才奇怪吧?斩魂使大人跟山圣亲自演出自己的爱情故事,三界都传疯了。」大庆吐槽道,「我听说连地府都在播《镇魂》。」

「……给这些家伙闲的,老子真的管不动了,看剧就好好看剧,让他们少拿地府的事来烦我。」白宇无奈地翻白眼,丢下大庆,走进房间里。

 

朱一龙躺在床上补眠,他连续工作了好几天,好不容易终于有了一个小空档能来陪陪自己的男朋友,却又敌不过身体的疲倦,进门就倒到床上,睡了个昏天暗地。

白宇笑嘻嘻地捏住了他的鼻子亲了一口,朱一龙因为缺氧被弄醒,鼻音模糊地抱怨了一声,「小白,别闹……」顺手就把人捞进了怀里。

 

48

 

他又开始喊他小白了,白宇听着他的心跳声,安然地想:龙哥真好,龙哥是最好的。

 

他用镇魂令解开朱一龙记忆的那天晚上,朱一龙抱着他吻了又吻,又恨又爱地说,「白宇,你算计我。」

「对的,我卑鄙。」白宇坦然地承认了,就像承认自己是赵云澜一样,「有沈巍几千年的记忆压在身上,你就不可能放开我了。」

他以退为进地说,「但是,但是龙哥你讨厌我也是没关系的,我喜欢你,从来只因为你是朱一龙。」

 

他以为是这是自己费尽心机赢来的爱,却不知道朱一龙在没有恢复记忆的时候,就已经在期待他的第二个吻:如果你再吻我一次,我就不会再放你走。

 

49

 

——你要进入轮回,尝尽世间悲欢喜乐,收获亲情、友情,还有我的爱情。

我们约好了,再见面的时候,我们一定会相爱的。

 

50

 

白宇第一次吻朱一龙的时候,亿万只萤火虫从溪水旁起飞,朱一龙在心里不甘地承认:我爱上你了。

他们演的那出剧里有五彩缤纷的棒棒糖、刺进心口的冰锥、挂了一万年的项链,光影交织之间画面变换,沈巍对赵云澜说:总有一天,我们会再见的;而赵云澜说:一见你,我就有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命中注定我遇见你,我记得你,这个故事原就适合恋爱,而你的灵魂天生属于我。

 

那些我都不要了,我就要你的心。

 

 

+Theend+


 

 

我遇见你,我记得你,这个故事原就适合恋爱,而你的灵魂天生属于我。

原句出自玛格丽特·杜拉斯的《广岛之恋》:我遇见你。我记住你。这座城市天生适合恋爱,你的灵魂天生适合我。

 

谢谢小红心跟小蓝手,希望你们跟我一样喜欢这个故事,一样喜欢他们。


©夜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