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莫毛,瓶邪,想写什么写什么。

再一次恋爱(上)(朱白/巍澜)

 

RPS不要再搞我了!!!!!

我真情实感想把这两个人当纸片人嗑,他们天天撞柜门,提醒我他俩是活人!

我???????


跟之前写的《第八十三次恋爱》是同一个故事,思考了几天,决定换个写法,舍掉无关紧要的剧情,就只想写甜甜的沙雕。
之前的文不删掉,但也不会再更了,毕竟一个故事写两遍没意思233


甜甜/沙雕/不要上升真人/激情胡说八道。 

 

 

01

 

白宇有个小秘密。

他知道自己的前世是谁。

 

02

 

他十岁那年,一只苗条纤瘦的猫咪找到了他,开口跟他说你是这个世界的美少女战士……啊呸,镇魂令主。

「……?你为什么能说话,建国后不允许成精你知道吗?」

猫妖大庆真情实感地翻了个白眼,「老子是来告诉你,你上辈子是个神仙,这辈子的任务就是拯救世界,你为什么只在意我能不能说话这种小问题?」

 

03

 

这问题很小吗?白宇委委屈屈,「我第一次看见猫咪说话,你再多说两句……」

大庆受不了了,「……我还是不说话了。」

就算上辈子是个神仙,转世之后也只是个小屁孩,大庆看着没心没肺安地跟在自己身后抓着尾巴玩的孩子,叹了口气,心想算了。

我还是先安安静静地当只普通的猫咪,先陪他长大吧,拯救世界什么的,等他大了再说。

 

04

 

这一拖,就拖了十七年。

小屁孩长成了大屁孩,白宇成了演员,虽然不火,出道四五年还游离在二线开外,但他热爱自己的工作,沉溺于当个毫无形象的主播,已经完全忘了自己还有拯救世界这个任务。

直到某天,他接到一个网剧男主的邀约,找了原著小说翻了几页,面色忽然扭曲。

他冲进自己的房间里,对着已经胖了十几斤的猫咪灵魂质问,「大庆,我记得你跟我说过,我的前世叫做赵云澜,我的恋人叫沈薇,我们两个都是神仙,对吧?」

大庆欣慰得眼泛泪光,「你终于想起来了……」

「我没有,我不是,你瞎说!」白宇惊恐地否认三连,把《镇魂》这本小说摔到大庆面前,「这本书是怎么回事!快告诉我是假的!」

大庆狐疑地用尾巴翻了两页,恍然大悟,「哦,这本是我朋友写的,基本都是真的。」

「……你朋友?」

「就是书里的祝红啊。」

「……所以其实是巍峨高山的巍,不是蔷薇的薇?」白宇颤抖着声音,感觉自己随时要窒息。

大庆皱眉,「谁跟你说是蔷薇的薇了?又不是女孩子?」

「这就是问题所在,你TM为什么没告诉我,我上辈子是个GAY————!」

 

05

 

大庆迟疑了一下,「我不只没告诉你你上辈子是个GAY,我还没跟你说拯救世界的方式是再跟沈巍谈一次恋爱呢。」
白宇断气,「我一直以为我活在娱乐圈文里,结果其实是我误会了,这人生其实是耽美小说吗……」

「谁说不是呢。」大庆摇了摇尾巴。

 

06

 

白宇拒接《镇魂》这部戏,经纪人陈姐愁白了头发,打电话劝他,「难得的好机会,你怎么不接呢?」

不接不接不能接,接了就得被压了。

白宇自觉已经看透了这操蛋人生的套路,《镇魂》的另一个男主角一定就是这辈子的沈巍,两个人一旦开始演戏就会天雷勾动地火上演一场旷世绝恋。

为了把所有弯掉的机会都扼杀在摇篮里,白宇坚决不从。

他一定要把耽美小说改写成励志娱乐圈文!

 

07

 

陈姐说服不了他,只好叹气,「好吧,那我去回了。」

白宇松了一口气,又开始暗暗纠结,磨了半天不肯挂电话。

「小祖宗你到底有什么问题你直说吧!」

「我就是想问问,沈巍那个角色……演员定了谁啊?」他不是要弯,他只是好奇,真的只是好奇!

「哦,朱一龙啊。」陈姐回答,「你大概没什么印象,他不红,但演技跟形象都挺好的。」

白宇偷偷百度了一下朱一龙的照片,感觉自己灵魂跟被天雷劈了一样,外焦里嫩。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从此以后,所有的小说男主角都有了脸。

白宇晕陶陶地心想:包含老子身处的这篇双男主娱乐圈文。

 

08

 

大庆一边听他结结巴巴地跟陈姐说自己改变主意了想跟朱一龙演《镇魂》,一边翻白眼。

呵,真香现场。

呵,男人。

 

09

 

大庆跟他说,朱一龙作为沈巍的转世,是补全轮回法则的最后一块碎片。

白宇一边玩着手机一边回他,「说人话,听不懂。」

「你怎么这么笨!」大庆崩溃,「你不都把《镇魂》翻了三百次了!能不要只看你跟沈巍谈恋爱的部分吗!」

「不关我的事!」白宇嘴硬,「跟沈巍谈恋爱的是赵云澜!我很直!」

「你看着你的手机桌面再说一次?」

屏幕上的花无谢对他弯唇微笑,谦谦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白宇一个手抖,按下了关机键,「我们还是来讲那啥……碎片,轮回法则的碎片?」

 

10

 

鬼族没有魂魄,不能轮回,神农耗费无数心力建成的生死循环,始终有其缺憾。

因此才有了镇魂令,有了镇魂令主。大荒山圣轮回百世,唯一的职责就是守护这容易破碎的轮回法则。

过了几千年,斩魂使沈巍身殉大封,苍天怜其赤诚,以昆仑君的神魂为依凭,使沈巍从镇魂灯中重生,生出三魂七魄,得以进入轮回。

从此之后,轮回法则完满无缺。

 

11

 

「这听起来是个HAPPYENDDING。」白宇说,「那我为什么还要拯救世界?」

「你想得太美了,」大庆叹气,「法则是完备了,但谁说这法则是个好东西了?」

世界上的魂魄何其多,是什么决定了轮回转世的资格:谁能转世为人,谁能转世为妖,又是谁只能转世为草木动物?

佛经上说,一念因果,六道轮回。

但是,一念之间的因果,哪能撼动轮回?

草木灵植,又哪来什么起心动念?

 

12

 

「功德与轮回相关只是地府骗人的托辞,实情是,一旦你转世为人,一世、百世,甚至是万世,你都会是人。」

「轮回既然是一个如此不公平的系统,千百年来,当然多的是人想要破坏它。镇魂令之所以叫镇魂令,就是因为历代令主都要守护这套轮回转世的法则。斩魂使生出魂魄,进入轮回,则使得这个法则完美无缺,无法再被破坏。」

「……」白宇听懂了,「法则不能被破坏,但是,沈巍的灵魂可以。」

「对的,朱一龙现在是个普通人,而你枉为大荒山圣转世,却也还不是镇魂令主。只要沈巍魂魄俱全,轮回的法则就不可撼动,但如果他的魂魄被破坏,他就失去了转世的资格,法则自然有了缝隙——那些无论怎么轮回都无法为人的妖魔鬼怪,你当他们活得很开心吗?」

 

13

 

沈巍转世的朱一龙真的是个小可怜。

进组前,白宇握拳心想:我才不是想跟他谈恋爱,我只是想保护他。

好不容易有了魂魄,万一又被什么妖魔鬼怪给吞了,从此入不了轮回,真的太可怜了。

反正,保护了朱一龙,也就是保护了轮回法则,四舍五入也就是拯救世界了对吧?

何必一定要跟个男人谈恋爱呢?

白宇看着手机里朱一龙的脸,得意地想:我真聪明,嘿嘿。

 

14

 

为了贯彻保护朱一龙的信条,白宇一有空就跟在朱一龙旁边,龙哥龙哥喊个没完。

「龙哥,我们来对台词!」

「龙哥,要一起吃早餐吗?」

「龙哥,借我平衡车!」

「龙哥,晚上要不要吃鸡啊?」

「龙哥,你别这么高冷嘛,理理我。」

「龙哥,龙哥龙哥龙哥……」

朱一龙感觉自己身旁随时有一万只小蜜蜂在飞,只能给白宇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经纪人李婵忍不住打趣,「你这是碰上了一个小笼包?」

「我觉得不是。」朱一龙摇摇头,看着站在镜头前的白宇。

白宇嘴里叼了一根棒棒糖,歪着头痞痞地笑,目光流过镜头外的朱一龙,很快地移开。

如果那道目光可以变化成实质,一定会变成夜里的一只迷了路的萤火虫。

在暗暗沉沉的夜里,溪水边有一万只萤火虫飞舞,却只有一只落进了他的掌心。

 

15

 

朱一龙也有一个小秘密。

他记得自己上一辈子的恋人,记得他们曾经有过一个约定。

 

16

 

『我不想忘记你。』喝下孟婆汤之前,他这么说道,『几千年都没能让我忘记你……这只是一碗汤而已,我不喝也没什么的。』

面目模糊的恋人无奈地叹气,『听话,这是轮回的规矩。』

『我可以不遵守,地府那群老家伙不敢说什么。』

『你难道不想再跟我恋爱一次?』

他从来舍不得拒绝他,只能在心里想着:那如果我找不到你怎么办?如果下辈子你不爱我了怎么办?

他的恋人彷佛能够读心,笑着吻他,『你担心的都不会发生,不要害怕啊。』

『我爱你。』

 

他听见上辈子的恋人低语,穿过悠远的黄泉地府。

一艘小船摇摇荡荡,木桨划过万水千山,进入忘川。他只来得及看自己的恋人最后一眼,然后一切就被吞没了。

大概是爱得太深,灵魂才留下了这么一点残余的记忆。

 

17

 

——你要进入轮回,尝尽世间悲欢喜乐,收获亲情、友情,还有我的爱情。

我们约好了,再见面的时候,我们一定会相爱的。

 

18

 

某天,朱一龙无意间听到白宇跟助理的谈话。

「你们两个真的没眼看,你没看其他工作人员都从『我搞到真的了!』变成『拒绝狗粮,告辞谢谢』——你怎么就不觉得你对朱一龙太黏糊呢?」

「这有什么?」白宇含着棒棒糖,说话的声音也变得黏糊糊的,但不以为然的语气仍然很清晰,「我跟龙哥就是好兄弟,你们这些人,一个个都腐眼看人基。我可是钢铁直男好吧。」

 

19

喔,好兄弟。

喔,钢铁直男。

喔,他搞错了。

 

「龙哥龙哥!能不能借我平衡车啊?」白宇笑嘻嘻地把手搭上他的肩,朱一龙淡定地拨开了。

「不借,自己去买。」

白宇有点难过地走了,留朱一龙一个人站在原地。

 

你再撒娇两句,我就借你了。

……不行,还是不借。朱一龙犹疑了片刻,突然又咬牙切齿地想:他要留着自己干干净净的一颗心给上辈子的恋人,不能送给这个老是跑来乱撩他的小混蛋。

 

20

 

白宇有一点点受伤,跟变成人型混进剧组的大庆蹲在休息室里嘀咕。

「平衡车不借就不借嘛……那么高冷干什么……」

大庆非常感动于自己是人类的型态,能够翻出一个完美三百六十五度的白眼,跟着白宇照样造句,「直男就直男嘛,你说你瞎撩人家干什么?」

「我不是我没有。」白宇的话越说越小声,「我这不是怕龙哥的平衡车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害他吗……你说的啊,那些东西不敢靠近我,我多陪在他旁边,那些东西就害不了他。」

 

21

 

到了晚上,白宇笑嘻嘻地骑着自己刚到货的平衡车,对着朱一龙招手,「哥哥,过来我们比蹲下。」

朱一龙的身体快过于大脑的反应,他笑着说了一声「幼稚」,整个人不受控制地朝白宇滑了过去。白宇怕他保持不了平衡,连忙伸出双手搂着他的腿,「小心啊哥哥。」

 

22

 

朱一龙脑中一懵,突然体悟:白宇这人大概就是生来祸害我的。

 

——喊龙哥就好了,喊哥哥就太过分了。

害我的人就是你,再撒娇我报警了啊。

 

23

 

白宇跟朱一龙约好了晚上对个台词,但等白宇收工去找朱一龙的时候,朱一龙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龙哥、哥哥?」白宇试探性地唤了两声,朱一龙睡得太熟,没有一点反应。

下了戏,朱一龙脸上的妆已经卸了,刚刚洗完吹干的头发柔软地垂在脸上,没有戴眼镜,白宇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他明知道自己该回房间休息,却鬼迷心窍地在床边蹲了下来。

他龙哥真的帅啊,真的是……小说男主角一般的脸。

 

24

 

房间里很暗,白宇盯着朱一龙的脸发呆,猛然间看见眼前浮现一缕黑气。

白宇一惊,定眼一看,才发现那缕黑气正在钻入朱一龙的口鼻之中。

大庆跟他说过,他没有修为,因此如果能看到朱一龙身上有不干净的东西,代表那个东西一定非常厉害、而且非常危险。

口鼻是魂魄的出入口,如果被钻进去,就糟糕了!

 

白宇伸手试图把那缕黑烟拍散,但毫无成效,他急得不行,又想到大庆说过,因为他是大荒山圣转世,那些脏东西害怕自己身上的阳气。情况紧急,白宇来不及多想,低头就朝朱一龙的唇吻了下去。

 

25

 

命运打了个喷嚏,所以在白宇亲上去的那一刻,朱一龙醒了。

所有的黑气瞬间烟消云散,白宇看得见朱一龙清清亮亮的眸子,里面是自己放大的倒影。

 

26

 

河边的一万只萤火虫同时飞起,光影缤纷,全落进他心底。

朱一龙心想,我完蛋了。

 

他闭上了眼睛,猛地拉住白宇的手,一个施力,就把白宇摔到了床上,整个人压了上去。

 

27

 

白宇第一次看见朱一龙的照片时,就觉得这人使得小说里所有的男主角都有了脸。

而现在,所有的男主角都来到了他身边,把他压在床上,一只手撑在枕头边,另一只手放在他脸上。

天仙下凡,不过如是。

 

白宇整个人都懵了,感觉自己像是喝醉了一般在云端漂浮,而朱一龙低声凑近他,大拇指擦过他的唇,气息拍打在他的脸上,有一点咬牙切齿,「小白,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白宇巨怂,「不不不不知道……」

 

28

 

朱一龙快被他气死。

不知道你还天天缠着我?

不知道你还喊我哥哥?

不知道你还偷亲我?

不知道你还、你还、你还……

 

29

 

朱一龙瞪着白宇,白宇心虚地缩了缩脖子。

那表情跟赵云澜擅动圣器,被沈巍抓到时一模一样。

导演那时就夸他的沈巍演得入木三分,把沈巍的焦躁、关心跟不安表达的淋漓尽致。但其实没有,朱一龙心知肚明,表现得远远不够。

 

——沈巍抓住了赵云澜的领子,双腿挤进了赵云澜的膝盖之间,距离太近,他能在白宇的眼瞳之中看见自己晃动的倒影。

如果不是因为旁边有摄影机,沈巍是一定会吻赵云澜的。

 

30

 

如果不是因为他还记得自己前世的恋人,朱一龙是一定会吻白宇的。


 

 

 

Tbc.

 

先去打个固定(爬行

为了朱白激情码字,无视下周的中期考试(NO


下篇走这里


©夜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