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莫毛,瓶邪,想写什么写什么。

第八十三次恋爱03(RPS)(朱白/巍澜)

用同样的设定写了新文,因此这篇不会再更了,新文点这里



设定:朱白是巍澜的第八十三次转世。

全部瞎写娱乐圈文+大概有微量灵异神怪。

不要上升真人,不要认真。


这个故事的中心主轴就是甜甜甜!

接下来两天要出门不能更文,不管能写多少先更了再说!





饶是白宇见朱一龙前已经做了诸多心理准备,他还是扎扎实实地被吓到了。

他们第一次见面在演员化妆室里,这天的任务是定妆。白宇踩着时间点进组,推开门,发现里面已经站着一个身型修长的男人。

朱一龙手上拿着手机,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听见门被推开的声响,侧着脸看过来,清澈的眼神在白宇身上扫了一下,唇角本能地扬起了微笑,七分客套三分疏离。

白宇知道自己该回以一个礼貌地微笑,和朱一龙握手,但是却动不了。

他想象过很多次自己实际见到朱一龙的画面,毕竟是前世爱得死去活来的恋人,什么一眼万年心有灵犀山崩地裂的可能性,他都想过了,唯独没想过自己可能第一眼就被朱一龙吓死。

他能看见朱一龙身上垄罩着一团浓烈的黑火,燃烧上他的视网膜,凄厉的尖叫声响起,白宇被惊得脸色一白,倒退了一步。大庆在背包里发出刺耳的猫叫声,也不知用了什么方法自行扯开拉链,身手矫健地跳下地面,一路跳到了朱一龙身上,发出威吓的嘶嘶声。

白宇惊魂未定,一时说不出话来,定眼再一看,哪有什么黑火什么尖叫,就只有一个白白净净的朱一龙站在那里。朱一龙被白宇见了鬼一般的反应吓了一跳,接着又被一团黑毛袭击,也呆住了。

两个大男人面面相觑,只有一只猫挂在肩上不停喵喵叫,气氛尴尬到凝固。

隔了片刻,还是白宇打破了沉默,「大庆,不许骚扰朱老师。」他把养出了一点肉的黑猫抓起来,粗鲁地塞回背包里,手在裤子上擦去了猫毛,才伸手对朱一龙微笑,「你好,我是白宇。」

朱一龙本能地回握他的手,礼貌地笑,「你好,我是朱一龙。」他迟疑了一下,少见地主动挑起了话题,「那只猫……牠叫大庆……?」

「是啊,很巧吧。」白宇笑嘻嘻地道,「我翻小说时就觉得巧,那天听场务说演大庆的黑猫还没借到,干脆就把牠抱来试试,就是牠还不够胖,不知道到开拍前能不能养出足够的肉来。」

大庆乖巧地趴在白宇背包的边缘,只露出一颗毛茸茸的头,对着朱一龙喵喵叫,黄色的大眼睛里全是讨好之意。朱一龙迟疑了一下,伸手摸了摸大庆的脖子,「牠很乖。」

「第一次见面就跳到你身上,那也叫乖?」白宇失笑,他听说过朱一龙很不会聊天,却没想到不会到这个程度,连这种一听就知道是瞎客套的话也能认真地说出口,「就是个死颜控罢了,看龙哥你长得好看,瞬间就不要我了。」

朱一龙迷惑了一下,不知道该对「龙哥」这个称呼作何反应,想了一想,只能选择一个最安全的回复,「谢谢,你长得也好看。」

白宇被朱一龙困惑的表情逗乐了,他还没来得及回答朱一龙,定妆的时间到了,化妆师、导演、场务一连串地涌进室内,连同两个人的经纪人,七手把脚地把他们按着坐下,开始商量造型。

朱一龙的造型好处理,他换了一身三件套西装,造型师帮他梳了一个文雅的七分头,又刻意上了些厚重的发蜡,戴上细边圆框眼镜,一个庄重自持的大学教授就出现了。朱一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尝试性地用沈巍的方式变换了几种不同的笑容,温和的、无辜的,还有笑意没有进到眼底的锋利。

白宇坐在他身侧的化妆镜前,怀里抱着大庆,探头过来,啧啧称奇,「哇,真的很沈巍啊。龙哥我跟你说,如果这部剧能红,铁定会有一堆人去找你演那种斯文败类的角色,又帅又腹黑。」

如果是别的认识一天的人跟朱一龙说这样的话,他一定会觉得很不自在,能不能红什么的,朱一龙早就不去想了。但说这个话的人是白宇,从他们见到的第一眼开始,就让他很有好感的白宇,因此朱一龙想了一想,笑着回道,「你心里是这么理解沈巍的吗?斯文败类?」

「……」白宇稍微有点尴尬,他对沈巍的了解不全然来自于《镇魂》的书里,还包含大庆偶然泄露出的只言片語,这塑造出来的形象当然比书里要立体多了。

按照白宇的理解,沈巍这种把人吃干抹净还一脸无辜的家伙,就算不说斯文败类,腹黑的评价是绝对跑不了的,但他又不能直白地当着朱一龙的面这么说——好歹朱一龙曾经是个当事人。白宇打了个哈哈,说道,「我又不是说沈老师是这种类型,只是造型看起来像嘛,只是造型。」

「你别给朱老师添乱了,白老师。」帮白宇做造型的造型师与他有过几次合作,两个人比较熟,说起话来也没什么顾忌,笑着把白宇按回座位上,「我先帮你刮胡子,你再乱动,小心我刮伤你。」

「哎先不忙啊,我有个提议,这戏能不能不刮胡子啊?我觉得自己留胡子比较好看。」

「当然不行,原作里赵云澜可是个大帅哥。」造型师冷酷无情地否决了他,「还是个受,观众当然会预设你是个唇红齿白的美青年。」

「什么受不受的我可听不懂。」白宇眨着眼睛,一脸刻意的无辜,场中其他的人都在笑,「而且谁说我留着胡子就不帅了?」他颠起脚逗了逗膝上的猫,「啊?你说,我留胡子不帅吗?」

大庆真想一掌巴下去,但牠要假装自己是一只听不懂人话的宠物猫,只能转过身去,用屁股对着白宇。牠觉得白宇比赵云澜还自恋,大概是因为赵云澜是暗暗的自恋,但白宇的工作是艺人,完全可以自恋在明处。

眼看着黑猫拒绝合作,造型师大笑,「你看大庆都不接受自己有个胡子拉扎的主人,白叔你就从了吧。」

白宇郁闷地拍了下大庆的屁股,「……我还是觉得有胡子好点。」本来还以为赵云澜可以本色出演呢,他就喜欢留胡子,这又不是什么高校青春剧,干嘛非得刮掉不可啊。

朱一龙本来坐在一边调整袖箍,突然开口,「其实我觉得赵云澜可以留胡子。」

白宇大喜,激动之下撸了自己一手大庆的猫毛,「果然还是沈教授懂我!」

朱一龙笑了笑,把袖箍束好,套上了西装外套,扣好扣子,慢条斯理地道,「我只是觉得,白宇应该对赵云澜这个角色挺有想法的,他的判断一定有道理,更何况……」他的目光落到了白宇身上,白宇不自觉停下了撸猫的动作,屏气凝神地看着他。

他看见朱一龙目光含笑,听见朱一龙语气温柔。

「小白留胡子确实很好看。」

 

大庆的白眼要翻到天边,牠实在忍不住了,理了理自己被摧残得一团乱的猫毛,跳到造型师的膝盖上。

造型师无意识地撸了牠两把,总觉得自己非常多余,喃喃地道,「大庆,你说这戏都还没拍呢,你主人们怎么就互宠上了啊……?」


TBC.

©夜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