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莫毛,瓶邪,想写什么写什么。

第八十三次恋爱02(RPS)(朱白/巍澜)

用同样的设定写了新文,因此这篇不会再更了,新文点这里



被自己的勤奋震惊,本来我不是这样的,都怪这两个人! 生得这么好看演得这么好还这么甜!

因为剧情需要,给P大安排了个身分,没有对作者不敬的意思(缩地板


02


白宇怀疑自己前阵子太累,累得都出幻觉了。

他顺手按熄了已经快烧到指尖的烟,不管长长一条的烟灰落在了地板上,揉了揉眼,咕哝道,「我一定是还没睡够,再睡一会儿。」

大庆眼睁睁地看着白宇把牠放在桌面上,笔直的越过了牠,走进卧室里,还顺带关上了门。大庆先是错愕,接着是大怒,四肢着地拔腿狂追,可惜白宇一百八的大男人身高腿长,几步就走的不见人影,牠连白宇的牛仔裤边都没能抓到,只能恼怒地一边喵喵叫一边刮着白宇卧室的门板,「去你大爷的老赵——给我开门开门开门开门开门——」

 

白宇再醒来的时候是被饿醒的。

天色已经全暗了,他挠了挠一头乱发,打了个特大的哈欠,走出卧室,准备叫点外卖来吃,一开门就差点踢到地上的一坨毛团,「啊吓!什么东西!」

「你猫大爷我。」大庆阴森森地道。

白宇在「这难道是什么最新的整人节目」跟「从下午开始就见鬼一路见到了晚上」两个念头间抉择了片刻,还是忍不住撸猫的渴望,默默地蹲下身,开始摸大庆的毛,「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说话?」

大庆被他摸舒服了,懒洋洋地用尾巴卷着他的手,「下午不就跟你说过了,我是镇魂令的令奴猫妖,我叫大庆。」

突然跑出一只会说话的猫妖,白宇觉得自己该怕,但大庆看起来实在没有任何恶意,还莫名的有点傻,他忍不住就想笑。白宇忍了又忍,故作严肃地道,「建国后不许成精,这话你没听过吗?」

大庆翻白眼,「我早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前几千年就成精了,宪法写得太晚,管不到我。」

「你还挺了解现状的,我还以为你从什么深山老林出来的。」白宇服了,「确实、确实是只道行深厚的猫妖。」

大庆得意得翘起尾巴。

 

白宇随便叫了个外卖,倒了一盘牛奶给大庆,坐在餐桌边看着大庆舔牛奶,若有所思地道,「你叫我……赵……」

「赵云澜,老赵。」大庆头也不抬,「你的前世。」

白宇的表情有些怪,「你这意思是,我的前世是一本耽美小说?」是不是太玄幻了点?难道自己这辈子是娱乐圈小说?

大庆喝了几口牛奶,又舔了舔自己的猫掌,开始洗脸,「你上辈子当然不是小说,你的身世比一般小说可要牛逼多了——至于《镇魂》?那个作者是妖族的人,手上有一些早期的资料,你可以把《镇魂》当个历史故事看,她写得不错,八九不离十吧,当然细节还是有出入的。」

白宇明智地忽略了大庆「譬如说她没把猫爷我的英明神武写出万分之一」之类的自夸自赞,继续发问,「……那你从耽美小说里跑出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老子不搞基,你别说得像是我从什么奇怪的东西里跑出来一样。」大庆鄙视地看了他一眼,「找你还会有什么事?当然是保护沈老师跟拯救世界啰。」

白宇还没看完《镇魂》的后半部,不清楚赵云澜这个角色到底有多大的背景多大的能量,怎么会牵扯到拯救世界上,也不知道一看就很神秘的沈巍为什么需要自己保护,他抓了抓脸,有点尴尬,「你找别人不行吗?那个,我……」我对拯救世界没兴趣,当然,对跟男人谈恋爱,也没兴趣……

「不行,镇魂令是昆仑山的大神木一截树枝制成,只对大荒山圣——也就是你的灵魂——有反应,我去找别人也没意义啊。」

「……」白宇感觉自己默默的就被剧透了一个很重要的梗,虽然他本来也没打算要看完《镇魂》,但还是感觉有点不爽,「你别捏我,我还没看完。」

「我都在这里了,你还看什么小说?」大庆终于喝完了牛奶,牠优雅地跳上桌,与白宇对望,低声念了一句咒语,「咖搭」一声,一块沉黑色的木牌掉在白宇的面前,「这就是镇魂令。」

大庆咬住那块木牌,递到白宇面前,「你现在滴血任主,就能变回镇魂令的主人,前世的记忆也会自动回归。」

 

白宇直勾勾地瞪着那块木牌,他能闻到木牌上带着沉静的木香,上面用古朴的篆体,隐隐约约的刻了「镇魂」两字。

他太久没回话,大庆有点急了,用头拱了拱他的手,「你怎么了?发什么呆啊。」

「我说,」白宇清了清喉咙,非常肯定地问了个问句,「我能拒绝吗?」

大庆呆了,一个没咬紧,镇魂令掉到了桌上,「喵?」

「刚刚情况太乱,没来得及自我介绍,」白宇想了想,端出他面对镜头的微笑,风度翩翩但是足够诚恳,认真地对着眼前的这只黑猫道,「我叫白宇,是个演员,人生的梦想就是好好演戏。」

「我对于拯救世界没有兴趣,也不好奇自己的前世到底喜欢男人或女人——这辈子的我是个直男,所以抱歉,我不打算接受这个玩意儿。」

「这是镇魂令!执掌三界轮回法则的镇魂令!你怎么能说这是个玩意儿!」大庆气得吼他。

牠急得团团转,忍不住追起自己的尾巴,一连串的喵叫了起来,「而且这不对,不该是这样的……沈老师你也不管了?我找了你好几辈子,你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你怎么这样!」

白宇看着大庆焦躁地打转,忍不住好笑摸了摸牠,「以前的我都很坦然地接受了镇魂令?」

「对啊,不管是因为中二病没好,梦想着拯救世界,或者是因为心怀家国天下——反正!反正你以前从来没有拒绝过镇魂令,这绝对不正常,是不是阴间那群老妖怪在你转世的时候给你动手脚了!老赵你让我检查一下——」

白宇快手快脚地抓住了炸毛的大庆,脸色终于沉了下来,「我已经说了,我叫白宇,不是别的什么人,更加不是赵云澜。」

大庆张着那双黃溜溜的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他,「喵呜……」

白宇深吸了几口气,又觉得自己好笑,跟只猫发什么脾气呢?

一定是这整天都过得太玄幻了,先是被告知要出演一个耽美网剧,好不容易拒绝之后又冒出一只猫说网剧的男主是他的前世,所以他现在才荒谬地跟一只猫生气。

白宇把大庆放到了地上,温柔地推了推牠,「你听懂了就走吧,去找其他愿意接受镇魂令的人。」

他突然发脾气又突然温柔,就像大庆记忆里的赵云澜,大庆有些难过,「可是我已经说了,除了你之外,镇魂令不会接受任何人。」

「那你就等我的下辈子。」白宇轻飘飘地道,接了电话,下楼拿外卖去了。

 

隔天白宇起床的时候没看到大庆,他以为大庆是走了,一方面安下了心,又有点微妙地惆怅,他把这归结于很久没有跟人私下讲这么久的话了。

但话又说回来了,他们说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拯救世界跟……他白宇前世爱的是个男人?

这种话题还是少讨论的好,白宇苦笑着吹了吹自己的浏海,戴上渔夫帽,准时出门工作。

今天的工作是去给一个小杂志拍摄二封,白宇咖位不大,脾气又好,摄影师耍大牌,很是周折了一番,好不容易搞定拍摄,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白宇打开门,就看到大庆窝在飘窗下的一个小坐垫旁边,幽怨地对着他喵喵叫,「你终于回来了,我快饿死了,我要喝牛奶,我要吃小鱼干……」

那个位置正对着家门,从他的卧室看出来刚好是个死角,白宇才恍然,原来早上没看到大庆不是因为牠走了,是因为自己没注意到,「你一只千年猫妖,自己饿了不会出去找东西吃?」

大庆沉默了一阵子,久到白宇以为牠不会回话,才轻声道,「你是我的主人,我找到你了,就是家猫,家猫不该自己跑出家门的。」

「……」白宇叹了口气,转头又走出了家门。大庆不知道他去干些什么了,却见十五分钟后,白宇拎了一大袋罐头回来。

白宇给牠开了个罐头,轻轻地推到他的面前,「吃吧,家猫。」

他看着大庆狼吞虎咽的姿态,突然想起,在《镇魂》小说中,每次提到大庆,都提到他是只很胖的黑猫,但面前的这只黑猫真的跟胖这个字扯不上边,说牠瘦骨嶙峋大概都是客气了。

白宇压下心头微妙的心疼,指间温柔地摸过大庆的耳朵,沉声道,「我不打算接受镇魂令,但我不介意养一只猫。」

大庆抬头,抱着万一的希望说,「我是镇魂令的令奴猫妖,你要当我的主人,就必须接受镇魂令。」

「那你去认别人为主吧。」白宇淡淡地道。

大庆丧气,低下头继续扒拉着面前的罐头,「……我一辈子都是你的猫,就算我活到一万岁,你转世了一百次,我也是你的猫。」

 

白宇心不在焉地摸了摸牠的毛,手机突然响起,他低头一看,发现是陈姐的电话,「姐,怎么了?」

虽然是深夜,陈姐说话的声音还是很明快,大概高效率的经纪人都能在这种时间段依然生龙活虎,「没什么,就是打电话跟你说一声,《镇魂》那部剧我给你推掉了。说来说去,还是你敏锐,你说这事多巧?前头你说不演,后头《镇魂》最大的投资商就倒闭撤资了,我刚刚才听说,另个男主角本来谈好了,这下也吹了。」

白宇一愣,「……那这部戏还能拍吗?」

「不清楚,不过反正也不关我们的事。」陈姐道,「我打过去说我们不打算接的时候,那个副导演感觉都要哭了,说好的大制作凭空说飞就飞,两个男主角一齐辞演,前期投资已经花了,他们现在大概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但不糊的指望也几乎没有了。」

「……」白宇心情很复杂,他有些焦躁地敲了敲身旁靠着的飘窗,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想法,思来想去,总结起来大概是:老子可以不演,毕竟这是我的前世,我再演一遍有什么意思?但投资商倒闭是怎么回事?另个男主也辞演又是怎么回事?

前世能被搬上屏幕,证明了赵云澜这个人确实活得波澜壮阔,就要这么无声无息地扑了?白宇觉得自己忍不了。

他用一种闲聊天的语气问道,「既然要拍,那么他们总有备选的演员吧,姐你清楚他们接下来打算找谁吗?」

「赵云澜接下来要找谁我不清楚,人家既然找上你,当然不会跟我说他们还考虑过谁,不过另个男主角备选倒是找好了,是朱一龙,副导跟我说他已经答应了。」陈姐道。

白宇对这个名字有印象,但想不起来具体的面容,只记得长的是不错,他走到电脑旁开了电脑,快速地搜寻了一下朱一龙的名字,一边听得陈姐在电话那头评论道,「其实我觉得朱一龙比本来他们挑的那个人好,演技扎实,人品风评都很不错,重点是,真的很贴合沈巍的形象。不过朱一龙不红,不是一选也正常。」

屏幕上跳出朱一龙的脸,刚好是他新剧的剧照,白衣公子手持玉箫,清俊白皙的面容含笑,眼神灵动又温柔。

白宇沉默了一阵,而大庆跳上桌子,肯定地道,「你没猜错,就是你想的那样。」

「我什么都没想。」白宇盯着屏幕,面无表情。

电话里的陈姐很困惑,她听不到大庆说话,也知道白宇的习惯,家里不会有别人,「小白,你想什么呢?你家现在有人?」问着突然紧张了起来,「你带女朋友回家了!」

「没有没有姐你别乱想,我随口自言自语。」白宇被她吓了一跳,连忙安抚道。

大庆扭过头,大概是在翻白眼,「你就嘴硬吧,想什么都写脸上了。我只是跟你说,你猜得没错,这个人是沈巍的转世。还有——」大庆语风一转,用一种特异谄媚又招摇的语气说,「沈老师这样真好看。」有这种大美人在面前像胡萝卜似地钓着,老猫就不信你不接镇魂令!

「……」大庆的语气太猥琐,白宇不想理他了。

他的视线没办法从朱一龙的脸上移开,就算那只是一张一看就知道修得都有些失真了的剧照。他找不到说词去否定大庆的结论,也找不到理由去解释自己突然间的鬼迷心窍。

白宇說,「姐,拜托你件事。」

「怎么了?你又想搞什么妖蛾子?」陈姐很警觉。

屏幕上,朱一龙饰演的白衣公子眉目如画,彷佛透过屏幕看见了凝望着他的白宇,于是回以同样深情的眼神。所谓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不过如是。

「我想跟朱一龙演《镇魂》。」



TBC.


©夜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