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莫毛,瓶邪,想写什么写什么。

第八十三次恋爱01(RPS)(朱白/巍澜)

用同样的设定写了新文,因此这篇不会再更了,新文点这里



第八十三次恋爱(朱白/巍澜)

 

 

娱乐圈文+大概有微量灵异神怪。

不是我搞RPS,真的是他们搞我的(尖叫)

设定朱白是巍澜的第八十三次转世(也就是81个芥子世界+巍澜+转世成为朱一龙跟白宇)

不要上升真人,不要认真,我全是瞎写。

 

 

 

白宇听说要拍《镇魂》,上网搜了一下小说,看到了一半,忍不住打给自己的经纪人。

白宇的经纪人姓陈,带了他多年,感情不错,白宇平常喊她陈姐,私下更亲,直接喊她姐。

 

「姐你就说,这真的能拍吗?」电话一通,白宇也没提是哪部剧,就开始叭叭地确认,「这剧情不会过审吧,而且就算过审,这毕竟是个网剧,制作质量跟合作的演员……」

亏的陈姐跟他合作多年,知晓他的性子,也猜到《镇魂》这部剧多半会引起白宇的反弹,不疾不徐地一一响应道,「《镇魂》这部网剧是有大投资的,制作质量不用担心,另个男主角还没选好,对方也没急着要我们答复。我给你挑这个剧不是非要你接不可,但赵云澜这个角色我真的觉得很适合你,我的眼光你还不信?」

白宇咕哝,「那也不至于让我演个被压的……」

「男男感情戏会改成兄弟情,你还真的想在屏幕上跟个男人谈恋爱吗?」陈姐大翻了个白眼,「你混圈这么多年,这都不明白?」

「我不是不明白,但姐,你懂我的,我只是喜欢演戏,这种营业卖腐的事情,我真干不来。」白宇叹气,「就你不怕我搞砸了?」

「而且我看了前几章对男主角的描述,赵云澜的个性跟我满像的,本色出演虽然舒服,但没什么挑战性,我是真的不倾向于接这部剧。」

「……行吧,说不过你。」陈姐跟他一起叹气,白宇喊她姐,她也真的把白宇当成自己的弟弟来对待,他不想演的戏,陈姐自问做不到勉强。

更何况《镇魂》确实不能算什么好机会,虽然是大制作网剧,却是挂着耽美招牌翻拍兄弟情的网剧。营业卖腐是一着好棋,但也是一着险棋,成功的流量翻身,失败的粉身碎骨。白宇没把握,她不能逼他。

 

「你安心吧,《镇魂》那边我去回了。」陈姐还是忍不住念他,「你个戏痴,什么时候能让我省点心?。」

「谢谢姐。」白宇笑嘻嘻道,「可别这么夸我,我还当不得戏痴两个字,只是喜欢演戏罢了。」

「骂你你还蹬鼻子上脸了,我跟你说,这几天在家给我乖乖的,直播不准瞎搞,我这边还有几个本子,工作室确认完之后给你拿过去。」陈姐嘴上凶巴巴的,白宇一点也不怕他,尽管知道电话对面的那人看不到,还是开开心心地比了个敬礼的姿势。

「是的,女王大人!」

 

挂了电话之后白宇表情瞬间没了,他把手机往茶桌上一摔,翻身躺在沙发上。

天花板的吊灯没开,扇叶轻轻地转,午后的阳光隔着窗帘照射进了一半,他瞇起了眼睛,低声自语道,「《镇魂》吗……」

白宇只是看起来大大咧咧,其实心细如发。

工作室怎么会给他挑《镇魂》这部剧,陈姐又怎么会拍板让他去看剧本,白宇都心里有数。

他出道多年,资源不错,演技也足,却一直没能真正红起来。

他的粉丝爱称小宇宙,最常夸他的就是:「我们家白叔可是剧抛脸,不看演员表前,你都想不出是他演的!」

换剧如换脸,这是对演员的最高赞美,却是对艺人的最大讽刺,代表观众不是受你本人——或许是人设,或许是形象——的吸引,他很难吸引到真正属于自己的粉丝,一部剧就只有一部剧的热度,热播完了后白宇对观众而言又成了过眼烟云。

 

陈姐的眼光是有独到之处的,赵云澜这个角色最大的优点是什么?不只是耽美作品的翻拍男主角,本身自带巨大的人气,重点是,赵云澜的个性跟白宇的个性非常相似。

一旦他把这个角色拍好,再稍加推广宣传,人设就立起来了。

从此之后,他的每个表演都是演技深厚的证明,只要演活了赵云澜,他就演活了他自己。

他已经二十八岁了,如果再不能红,大概一辈子就这样了。

 

「可是我还是不甘心……」白宇低声道,拿起沙发上的抱枕蒙住自己的脸,探出手去摸自己的手机。

他想打电话找人说说,但突然想起,自己也没个可以打电话的人。

他看似跟任何人都处得很好,但其实很少人能走进他的心里,前女友就批评他,表面看起来热情如火,私下一句话都不说。

能秒点赞别人朋友圈,自己却从来不发的人,大概都是这样,他们乐意汲取别人身上的温暖,却觉得自己实在乏善可陈。

 

白宇的手没摸到手机,只摸到了桌上的烟,他翻过身,把枕头一丢,点了根烟抽了起来。

他在香烟的清苦气味里睡着了。

 

——醒来吧,赵云澜。

醒来吧,我已经找了你很多年。

山河轮回,功德镇魂,一眼万年,百世不移,你全忘了不成?

醒来吧,还有需要你做的事,还有需要你去找的人……

 

白宇在梦里听见有人唤他,但喊的不是他自己的名字。梦里很多画面飞一样的闪过,他捕捉不清。

白宇隐约觉得呼唤他的声音听起来很耳熟,喊的那个名字也很亲切,但就是像隔了一层水雾一样,朦朦胧胧,想不清晰。

他还没来得细思,就感觉脸上彷佛压了什么,一阵呼吸困难,白宇大吼一声,猛然坐起来。

 

一坨黑色的毛团落到了他的膝盖上,白宇没睡醒,呆呆地揉了揉眼睛。

他跟落在自己膝盖上的黑猫大眼瞪小眼。

哪来的一只猫,这么不怕人,摸进他家跳上他沙发,差点没把他给闷死。

 

黑猫睁着圆溜溜的黄色大眼睛,无辜地与他对望。白宇迟疑地拎起黑猫的脖子,「小东西,你哪来的?」

黑猫剧烈地挣扎了起来,竟然口出人言,白宇差点手一抖把牠给摔出去,「我不是小东西!我叫大庆!是镇魂令的令奴猫妖。」

 

黑猫仰头,凶巴巴地喵喵叫,「赵云澜你这个蠢货,快点放我下来!」



TBC.

©夜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