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莫毛,瓶邪,想写什么写什么。

【剧版镇魂】镇魂灯里06(巍澜)(一辆小破车)

 小破车预警。

让我们恭喜赵夸父的诞生。(?)

 

大概是沈巍太久没有回应,赵云澜转开了视线,轻轻地说:「我知道我说这话很可笑。」

他的视线落在最中间的那幅画上,画上画的是昆仑。他们曾经一起坐在山崖上,共赏一万年前的月亮。对于沈巍而言,那是他们惊心动魄的初见,但对赵云澜来说,却又是一场百转千回的重逢。

「你堂堂地星黑袍使,我一介平凡的海星公务员,朝生暮死,什么异能也没有……我并不敢狂妄。」赵云澜扯了扯唇,「但就算我什么也没有,这颗心也是真的。」

「你如果瞧不上的话,那就算了吧。」


 

「如果我死了,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他用着赵云澜从来没有听过的、温柔的声音,说出了赵云澜从来没有想过的、冷酷的话语。

赵云澜呆了片刻,接着无法抑制得浑身发抖了起来,他闭了闭眼,沈巍以为他会扑上来揍自己,然而这本来就是他应得的,因此沈巍顺从地低下了头,却没有想到赵云澜慢慢平稳了呼吸,扣住了他的下颚,抬高他的脸,看着他。

那张脸上没有表情,只有眼眶里的坚定,怵目惊心。

「我不会让你死的,」赵云澜一字一句道:「我保护你。」

沈巍怔怔地看着他。

大概是沈巍太久没有回应,赵云澜转开了视线,轻轻地说:「我知道我说这话很可笑。」

他的视线落在最中间的那幅画上,画上画的是昆仑。他们曾经一起坐在山崖上,共赏一万年前的月亮。对于沈巍而言,那是他们惊心动魄的初见,但对赵云澜来说,却又是一场百转千回的重逢。

「你堂堂地星黑袍使,我一介平凡的海星公务员,朝生暮死,什么异能也没有……我并不敢狂妄。」赵云澜扯了扯唇,「但就算我什么也没有,这颗心也是真的。」

「你如果瞧不上的话,那就算了吧。」

他把一切轻挑的、假意的戏谑跟自我保护都抛开,把自己的胸膛剖开,挖出那颗剧烈跳动的心捧到沈巍的面前,但沈巍仍然一动也不动,赵云澜的心慢慢地冷了下去。

 

房间里很安静,沈巍看着他,不知道在想什么。赵云澜受不了这种彷佛随时要宣判死刑一般的氛围,故作镇定地站起身,后退了几步,万分艰难地拉开了与沈巍的距离。

「罢了,你当作什么都没听到,从今天之后,我们还是好朋友、好兄弟,反正不管怎么样,我说出的话,就一定会做到……」他心灰意冷的话没有说完,却听见手铐撞在床框上,发出了断裂的声响,赵云澜侧眼望去,刚好看见沈巍捏断了手铐的链子。

赵云澜呆了一呆,心里的念头还没有转过来,猛然就被沈巍扑倒到了床上,天旋地转之后他看见沈巍赤红的双眼,像两根带火又带血的钉子,钉进他的心里,把渐渐冰凉的心又给捂热了,却还是疼得鲜血淋漓。

 

赵云澜对沈巍说:就算我什么也没有,这颗心也是真的,你如果瞧不上,就算了。他不知道沈巍曾经怎么样痴痴地看着镇魂灯里的灯火,他不知道沈巍想过,如果一切再来一次,他再也不会去他们重逢的那个窗台下。

但是赵云澜什么都来不及知道。

但是这个荒腔走板的梦太美,沈巍已经没有办法再压抑自己了。

「瞧得上的。」沈巍轻声道。

「……你说什么?」赵云澜愣了片刻,才不可置信地道,「你再说一遍……」

大悲之后的狂喜使得赵云澜感觉失重,像是酩酊大醉,飘飘欲仙,他明明听见了,却还是哑着声音,央求沈巍再说一遍。

沈巍两只手撑在他的颊侧,弯唇笑了起来,低下头,贴着赵云澜的唇角。

沈巍说:「我说,我爱你。」

从此之后,就不必再一个人。

 

像是亿万星子在他的心里爆炸碎裂,每一粒星尘的碎屑都变成了生机勃勃的小宇宙,赵云澜感觉头晕目眩,心跳加速,几乎能听到血管里血液奔流的声音。

沈巍忘情地吻他,缠绵,却不深沉。他的唇轻轻地贴着赵云澜的,一开始只是彼此相贴触碰,很快地就分离不开了,赵云澜用齿间咬着沈巍的唇吸吮,沈巍吓了一跳,正想退开,却被赵云澜的舌尖勾了回来,他的双手摸索地抓住沈巍的手腕,被沈巍反手扣住,十指交缠。

指尖相扣的感觉太亲密,沈巍兵败如山倒,忍不住抓着赵云澜亲了又亲,直到他听见赵云澜一声轻笑,才如梦方醒,僵硬而克制地硬把自己从赵云澜身上撕了起来。

 

「云澜,我……」

沈巍的耳尖全红了,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他猛然弹起身,把赵云澜从床上拉起来,还顺便帮他整理了一下被弄皱的衣领,「我……」

「不是,大人,你才亲这么下就满足了?」赵云澜完全无法抵挡沈巍害羞的表情。一整个晚上,他从愤怒、恐惧、绝望,一路经历了举世最美妙的狂喜,在心里的狂风暴雨稍微稳定一点之后,骨子里一丝作恶的欲望又跑了出来,让他忍不住要逗逗沈巍,「你难道不觉得我们应该要发生点什么吗?」

「发、发生点什么……?」沈巍差点呛到。

「你就亲了我一口,怎么连话都不会说了?」赵云澜捧着他的脸不让他走,轻声诱哄道,「是不是咬到嘴巴了,张开我看看?」

这气氛转换得太快,沈巍不自在地想推开赵云澜,却又舍不得施力,「当然、当然没有!」

「你看你又咬到了,不要害羞快张开我看看。」

沈教授要骂人了,「赵云澜!」

「哎老婆,我听着。」

隔了片刻,沈巍干巴巴地憋出了一句:「……不、不成体统!」

这人怎么骂人也骂得这么文质彬彬,骂得让他心上微痒?赵云澜美滋滋地在心里想,一边臭不要脸地道,「这怎么就不成体统了?嘴巴里咬到很难受的,你不张开,我自己检查了。」赵云澜宣布道。

「……」沈巍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赵云澜打算如何「自己检查」,但赵云澜才不管沈巍一言难尽的表情,他用双手捧着沈巍的脸,热烈地吻了上去。

赵云澜灵活的舌头撬开了沈巍的唇齿,仔仔细细地把沈巍的口腔内壁全部扫过了一遍。这个黏腻的吻近乎色情,唇齿相贴间,沈巍听见赵云澜低低地用气音道:看来是……没有咬伤。

 

沈巍在黑暗潮湿的地底待了一万年,就连骨子都染上了那股腐烂的寒气,但赵云澜的吻像是一团明亮的火焰,将他的灵魂给点燃。沈巍缓缓地抱住赵云澜,他没有什么接吻的经验,连接吻时要闭上眼睛都不知道,只知道傻傻的张着眼,把赵云澜动情的、鲜活的表情全部捕捉了下来。

那样的眼神太专注,赵云澜无意间微微张开眼,又是心神一荡,觉得沈巍这个人的每一个部分都能让他感觉神魂颠倒。

他忍不住调笑地、缓缓对沈巍眨了下左眼。

那大概是个「你接吻的时候怎么不知道闭眼啊」的意思,但是赵云澜眨眼的表情又是那么暧昧挑逗,沈巍的心脏像被毒蛇咬了一口,剧毒顺着血管流至四肢百骸,他突然就疯了,把赵云澜扑倒在床上,发狠地吻他。

 

「宝贝你太……」辣了。

赵云澜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沈巍的吻跟伸进他衬衫的手给打断了。那双手匀称干燥的手带着烫人的温度,把赵云澜的腰窝都给烫了一下,沈巍的能力不愧是学习,他的吻又急切又煽情,一点都看不出刚刚还不知道接吻要闭上眼睛,他一边吻着赵云澜,一边把赵云澜的上衣往上推,露出单薄的胸膛。

赵云澜被他吻得心里沸腾,猛地抓住沈巍的手臂,试图翻身将沈巍压在身下,却被料到自己不但没掀动沈巍的人,反而被沈巍用柔软的上衣缠住了双手,赵云澜有点不满,只能瞪着沈巍,「喂,大人你这……」

沈巍眼底的光亮已经全部暗了下去,他伸手遮住赵云澜的双眼,长长的睫毛扫过他的掌心,赵云澜的视线被沈巍给遮蔽了,看不见他的神情,只能听见他的声音。

沈巍伏在赵云澜耳边,低声道:「你不是说,觉得我们应该要发生点什么吗?」

 


点我上车。


©夜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