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莫毛,瓶邪,想写什么写什么。

【剧版镇魂】镇魂灯里05(巍澜)

沈巍撕心裂肺地吼他:赵云澜,我替你挡那一击不是为了让你祭灯的!你给我好好活下去,你听到了没有——

但是赵云澜什么也听不见,没有灯芯的镇魂灯无火自燃,发出温暖而耀眼的光芒,彷佛沈巍见过一千次、一万次的、赵云澜的笑容。他曾经以为,这样的笑容,他还能看上很久很久。

沈巍守护了一辈子的地星终于被点亮了,但燃烧的是赵云澜的灵魂。

他活了一万年,最终落得了个粉身碎骨的下场,连一生的挚爱都没有护住。





沈巍完全没发现自己的屋子进了别人。

他实在太虚弱了,爆走散溢的能量使他的形体虚虚实实,看起来彷佛下一秒就要被风吹碎,他拚着最后一丝力气传送回家里,踉跄地跌进了卧室。

沈巍跌跪在地的动静太大声,赵云澜惊诧地回头,「沈巍,你怎么……!」

 

沈巍比他更震惊,他的双眼已经无法聚焦,只能模糊地看到赵云澜站在他的卧室中间,站在最大的那幅画像面前,回过头来,看着自己。

彷佛画像的主角从画布上轻飘飘地走了下来,走到了他的面前,伸出双手抱住他,这个拥抱又真实又沉重,赵云澜的体温隔着衣服传递到沈巍身上,太温暖了,像是被火焰给包围环绕。沈巍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呓语,「昆仑……」

「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赵云澜要被他气死,愤怒的质问声在沈巍的耳里嗡嗡作响,他想伸手去拍拍赵云澜的肩膀,说一声自己没事,但是没有力气的手挣扎了一下,又软软地垂了下去。赵云澜喊他的声音越来越模糊,沈巍彻底地失去了意识。

 

黑袍使没有梦。

苦闷太多,欢乐太少,他做不了美梦,干脆便不要做梦。

但是昏迷之中沈巍看见了赵云澜,他坐在碎乱的石块里,手上捧着镇魂灯,半是自嘲半是无奈地笑了起来:赵云澜啊赵云澜,想不到你还有这份荣幸……燃烧自己,照亮别人。

沈巍眼睁睁地看着他从口袋里摸出那条项链,一滴泪从右眼落了下来。沈巍想把灯从赵云澜手中抢过来,想紧紧抱住他,把他脸上的泪痕擦去,但是沈巍什么也做不了。

地星深处有着荒凉的千丈罡风,在那一刻那道风吹进了沈巍无能为力的心里,把心底刮出千百条血痕,深得看得见底下腐烂的肉,太痛。沈巍透明的眼泪从眼眶里滑了出来,他却无知无觉。

太荒谬了,他已经死了,只余一点残存的灵魂。灵魂也会痛苦、也会害怕、也会哭么?

 

沈巍撕心裂肺地吼他:赵云澜,我替你挡那一击不是为了让你祭灯的!你给我好好活下去,你听到了没有——

但是赵云澜什么也听不见,没有灯芯的镇魂灯无火自燃,发出温暖而耀眼的光芒,彷佛沈巍见过一千次、一万次的、赵云澜的笑容。他曾经以为,这样的笑容,他还能看上很久很久。

沈巍守护了一辈子的地星终于被点亮了,但燃烧的是赵云澜的灵魂。

他活了一万年,最终落得了个粉身碎骨的下场,连一生的挚爱都没有护住。

 

沈巍迷迷糊糊地想,如果这是梦就好了,他愿意做这样的梦,就算在梦里被镇魂灯烧成粉末也无所谓,只求醒来的时候能看见赵云澜这个人,看见赵云澜再次对着他微笑。

 

「赵云澜……」

「嘘,宝贝,你做恶梦了吗?为什么哭了?」

他被赵云澜轻柔地摇醒,沈巍定了定神,才发现自己半躺在床上,赵云澜从背后环抱着自己,伸手擦去他无意识流出的眼泪。

沈巍的脸蹭的一声就红了,也不知道是因为这个姿势还是因为赵云澜的称呼。他吸了一口气,庆幸地发现自身的能量不再爆走,但接着就发现了更可怕的一件事。

他抬起头,荒谬地看着赵云澜:「赵云澜,你把我锁了起来?」

 

身为特调处长,赵云澜算是半个警察,手上当然有手铐,尽管这个手铐象征的意义大于实际,沈巍从来没见他用过,却没想到第一次就是用在他身上。

他的右手被赵云澜铐在了床框上,沈巍挣扎了一下,手铐发出匡匡的声响,他焦躁地道,「你干什么!」

「你说我干什么?」赵云澜眼里殊无笑意,但唇边却勾起了微笑,他松开抱着的沈巍,走到了沈巍的正面,蹲在床边看着他,又重复了一次,「你说我干什么?」

「你疯了?还不快点放开我?」

「我是疯了,宝贝儿,我快被你逼疯了。」赵云澜嘶哑着声音道,「你以为我会放开你,让你再去『复原』荒地,把自己的能量体系搞得一团乱么?」

沈巍面上一僵,赵云澜的眼神太晦暗,他无法面对,只能闭上眼睛,「这不关你的事。」

「这还不关我的事?」赵云澜又是心疼又是生气,觉得自己简直要被沈巍整个人撕裂,终于忍不住吼他,「你他妈命都不要了?明明地星跟海星的连结都中断了,你都回不去了!为什么还不肯放过自己?海星怎么样又关你屁事!沈巍,你就这么喜欢当救世主吗!」

沈巍冷冰冰地顶了回去,「我有我的责任,赵云澜,你只是我的朋友,没有权力干涉我做些什么。」

「我只是你的朋友?」赵云澜不可置信地回手指向墙上那些画,「你把朋友的画像挂在卧室里?」

 

墙上各式各样的赵云澜跟面前的赵云澜一起俯视着他,像是一道道冰冷的审判,像是他们一直以来都怜悯地看着沈巍,洞悉他的狼狈、无望、跟渴求。沈巍知道自己无可狡辩,但他还是要垂死挣扎,沈巍喃喃地道:「我……对你不是那种感情,我只是……一个人待了一万年……」

赵云澜简直要疯了,他猛地抱住沈巍,闭着眼睛吼他,「你不是,可是我是,行不行!」

他的动作太大力,沈巍能感受到他的肋骨紧紧地勒在自己身上,好疼啊,疼到让他的双眼刺痛发红,这句话、这个人、这个拥抱对于沈巍来说都太美好了,美好得令他发抖。

梦里无边的痛苦开始回溯,原来狂喜到了极致也会心痛,沈巍慢慢地抬起没有被铐住的那只手,环住了赵云澜的身躯。

 

赵云澜恳求他:「我求求你,小巍、宝贝、媳妇儿,我求求你了,你想过我没有?你如果出了什么事要我怎么办?」

就是因为想过,明明就是因为,他把一切都想过了。

 

——镇魂灯在他的梦里,缓慢地从赵云澜的手中坠落。

赵云澜握着他的项链流下了眼泪,那时候赵云澜在想什么呢?是不是也在想这句话。

沈巍,你死了,你要我怎么办?

他们共享过生命连结,那是这世界上最温暖的东西,与爱相同。沈巍早就应该死了,一万年前就应该死了,埋在土里的时候就应该死了。是赵云澜救了他,是赵云澜跟他说:总有一天,我们一定会再见的。

他反复地想着这句话,才能够相信自己不会死在冰冷的地底。

赵云澜给了他生命,所以他才学会了什么是爱。

 

「赵云澜,对不起,是我不好,你不要哭了。」沈巍低声道。

「对,都是你不好。」赵云澜胡乱用手抹了两下脸,嘴硬道,「我才没有哭。」

沈巍笑了,「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我什么都依你。」

「什么事?」

沈巍稍微推开赵云澜,额头抵在他的额头上,抬眼看他,轻轻地道,「如果我死了,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Tbc.

 

伏笔应该超级明显了,哎啊。

下章大概会开车吧,我好想把车子跳过……

 


©夜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