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莫毛,瓶邪,想写什么写什么。

【剧版镇魂】镇魂灯里03(巍澜)

赵云澜低声说道,「你脸上有灰,我帮你吹吹。」

这句话已經成了他们之間的暗语。赵云澜第一次说的时候,沈巍在明亮的实验室里,赵云澜第二次说的时候,他自己在午后的躺椅上,赵云澜第三次说这句话,他们在灯光微弱的地下停车场之中。

大概黑暗总能给人安全感,呼吸相触之间,赵云澜吻了沈巍。

 

你在害怕什么?沈巍,我来保护你。




03

 

沈巍动也不敢动。

他跟赵云澜贴得太近了,嘴唇相贴鼻息相接,几乎能感觉到睫毛煽动的时候带起来的气流。

他们都没有闭上眼睛。

黑暗不足以对两个人造成妨害,沈巍看得见赵云澜的眼睛,清清亮亮明明白白地盯着自己,吻得很轻,那样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沈巍知道自己只要稍微一动,赵云澜一定会马上放开他,于是他就连眼睛都不敢闭上。

明明想要拒绝,却又忍不住贪恋。

 

——紧张吗?难受吗?尴尬吗?

都不是。

『你以后……不要再做这些事了。』

沈巍感觉到难以遏止的自我厌恶跟恐惧。

为什么不能继续装傻下去?为什么要把这件事情明白地宣之于口,他究竟是忍不了赵云澜对他的喜欢,还是忍不了自己疯狂蔓生的妄想?

 

「沈巍啊沈巍……」赵云澜的唇贴着他的唇,声音像烟雾一样的吹进了他的耳边。

 

很久以前,沈巍在冰冷潮湿的土里待了一万年,以为自己的皮肉、骨骼与灵魂都会被腐蚀泯灭,但是没有。这世界上所有不能见光的情感都成长于不见天日的黑暗里,将幽冥作为欲望的养分,他的内心生长出他自己也无法控制的贪嗔痴恨,恋慕某个人、贪求某个人,他不怕疼也不怕痛,只怕知道真相的赵云澜用冰冷的眼神看上自己一眼。

他不敢让赵云澜走进自己的心里,唯恐他的秘密就此无所遁形。

 

「你……」过了片刻,沈巍轻轻地撇开了头,感觉到自己开了口,但那声音太嘶哑了,几乎不像是自己,「你饿不饿?没有因为没吃晚餐而胃疼吧。」

赵云澜一愣,然后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很低,但越笑越响,最终笑到喘不过气来,他伏在沈巍耳边,笑道:「你不说就算了,这么一说还、还真的有点疼……」

温热的气音在他的耳道里打转,沈巍分明听到赵云澜问他:沈巍,你的心是什么做的,能告诉我吗?但是赵云澜又在他耳边一迭声地喊疼,让他错觉自己是听错了。

沈巍连心如刀割的余裕都没有,只能问他,「能站得起来吗?我们上楼去。」

「……真的好疼啊,小巍……」

赵云澜无力地摇了摇头,他疼得脸色发白,也不知是忍耐了多久,换做平常,沈巍早就对他发脾气了,但这时候的沈巍只能心疼地搂着他,低声哄他,「我上去就煮粥给你吃,你忍一下,我们上楼。」

 

他半扶半抱地把赵云澜带上楼,像以前赵云澜胃疼的每个晚上一样,先扶赵云澜躺上床,拿药给他吃,然后在厨房里帮他煮粥。

沸腾的粥不停冒出白色的气泡,沈巍关了火,盛了一碗走到床边。

赵云澜背对他躺着,看起来是睡着了,沈巍本该叫醒他,却突然有点害怕。

他用气音轻轻道:「云澜,我帮你把粥放在床头。」

赵云澜背对着他,动也没动,当然不会回答。沈巍叹了口气,放下粥,伸手摸了摸赵云澜的头。

那个抚触太温柔,赵云澜僵了一下,他不信沈巍没有发现他醒着,但沈巍什么也没说,他也就强撑着不动。

沈巍轻轻地叹了口气,拿起自己挂在椅背上的外套,转身走了出去。

关门的声音响起的时候,赵云澜静静地张开了眼睛。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沈巍刚刚拿给他的胃药还躺在他的掌心。赵云澜忍不住嗤笑一声,翻身下床。

他把那粒药丢进了垃圾桶。

 

那时赵云澜觉得自己对沈巍是生气又失望的,但后来他就都顾不上了。

沈巍失踪了。


TBC.

 

用尽全力把剧情掰回了大纲。

有点短,但是该睡了,明天继续(爬行


©夜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