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莫毛,瓶邪,想写什么写什么。

【剧版镇魂】镇魂灯里02(巍澜)

前篇有补不少东西,推荐回头观看。点这里,01


「我还以为黑袍大人是个钢铁直男,原来还能看懂我是在追你。」赵云澜低下头,拉起手剎车,把手剎车当成一个支点,凑近了沈巍,他的眼睛里有光,比窗外微弱的光还要更加幽微变幻。

那是宇宙爆炸之初的光芒,在一片寂静无生之中亮起,点亮亿万生命,从此以后,就有了星星。是谁把那最初的明亮剪了下来,镶嵌进赵云澜的眼瞳之中。沈巍双眼一瞬也不瞬地看着他,失去了动弹的能力。

他听见赵云澜用气音在他耳边说:明明是大人你先招惹我的,现在想逃,太迟了。





02


沈巍正要走出特调处的大门时,汪征接了个电话。

特调处所有的案件受理都由汪征接头,她的声音大多冷静,带着一点能量体的万事淡然,这是久违地、沈巍听到汪征拉高了音调喊:什么?

她很快地挂了电话,转头又播了个内线,汪征说:「赵处,又有新案子了。」

 

特调处能人异士多,地星人、能量体、亚兽族凑了个遍。全处上下,只有赵云澜、林静、郭长城三个血统纯正的人类。海星跟地星的连结断开后,变没有什么案子能让汪征变色,毕竟对于他们来说,关于人类的案子,在某种程度上,就跟小动物打架需要调解没有两样。

汪征已经很久不使用「案子」这个词,大多时候,她会说:赵处,警方那边又来借几人。

 

沈巍擦得发亮的皮鞋就停在门口,他转过头,看见赵云澜从楼梯上走了下来,黑色的卷发睡得有几分乱,被赵云澜不以为意地伸手拨顺了,开口的语气是公事公办的冷静。

沈巍很久没听到他用这种声音说话。

「汪征把收到的资料传给我跟林静,林静分析一下,老楚小郭跟我去现场。」赵云澜瞥过头,看了沈巍一眼,沈巍没等他开口就道:「我跟你们一起过去。」

 

现场离特调处有点距离,沈巍开着车,一直开到了龙城市的边缘。

 

「哇噢。」赵云澜感叹地弹了弹手指,「这又是什么见鬼的异能搞出来的?难道到了现在,还有在海星生活没有归档的地星人?」

「理论上是没有,」楚恕之冷冷地道,「但现在看来,理论显然靠不住。」

郭长城一脸惊恐,讲话又不由自主地开始结巴,「赵处,你说这这这这这这怎么办啊?里面会不会还有人,我们是不是该派人去搜救……」

赵云澜没理他,转头看向沈巍,「沈顾问,你怎么看?」

「这不属于我所知道的任何一种异能。」沈巍沉默了一下,字斟句酌地道,「我建议我们最好别靠近。」

 

他们站在城市的边缘,背后是废弃的老旧工厂,前方是未知的一片漆黑。夜色渐渐来临,落日扫过千万户人家,打在他们的背脊之上,身前的阴影被吞噬在一片黑暗里。远远的,有着风吹过来,吹进那片虚无,然后失去了声息。

前方什么都没有。

本来该有的房子、道路、树木、灯火,全部都消失了,只余下一片漆黑,像是有人割开了地图的某一角,将本来该存在的城市边缘给吞噬毁灭。赵云澜拾起地上的碎石,扬手丢进一片黏稠的黑暗里。

赵云澜啧了一声,「连个回声都没有,直接就不见了。」

「我让个魁儡进去看看。」楚恕之说,但赵云澜止住了他,「别急。你的魁儡连着你的能量体系,这里情况不明,不要冒进。」

「是谁先发现的这里?」沈巍问,「我们先把能处理的处理了。」

赵云澜点头,「还有记得派人通知海星鉴,这块区域全面封锁,就说要修路。」

 

赵云澜让楚恕之跟郭长城先回特调处,自己坐着沈巍的车拜访了下最早发现异状的市民。沈巍用着一张大学老师的温和面具,仔仔细细地把市民所知道的一切都套了出来,然后再施展了消除记忆的异能,将那人的记忆修正到完美无缺。

从头到尾赵云澜就在他背后静静地看着,若有所思,一言不发。

 

「你好像很紧张。」他们开车回家的路上,赵云澜突然开口。也是奇怪,明明是沈巍的车,开着的人却是赵云澜,他们大概都太习惯了,谁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什么意思?」

「虽然以前你也是顾问,但我从没见过你对什么案件这么上心。」赵云澜笑了一声,笑意没有进到眼里,「你在紧张什么?」

「……」

赵云澜在红灯的时候关掉了车上的音响,若有似无的乐声停了下来,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

「我刚刚就在想,城市的边缘像是被吞掉了。『吞噬』……这个异能听起来很熟悉。」

「夜尊死透了,我们两个亲眼看见的。」沈巍当然很清楚他在暗示什么,冷冰冰地道,「而且他的异能仅限于吞噬能量,城市——或者说是空间的能量不是地星人能够获取的。」

「哎,我就是这么一说。」赵云澜笑了,趁着红灯转过头来。窗外的灯红酒绿打在他的侧脸,从眼角的笑痕一路流到了柔软的唇畔,为那张英挺的面容平添了几次暧昧,他侧过身子,靠向沈巍,伸手为沈巍整理了下衣领。

他的动作太快,靠得又太近,沈巍几乎能感受到他的气息。

「……你干什么!」沈巍耳尖全红了,想抓住他的手,但是赵云澜很快地坐了回去,一本正经地按下了油门。刚好绿灯了。

赵云澜看了他一眼,眼角带笑,「我就是这么一说,沈教授,你紧张什么呢?」

 

紧张吗?沈巍的右手在赵云澜看不到的位置握紧,他转过头,看向窗外,喉结滚动,不发一语。

紧张吗?难受吗?尴尬吗?

赵云澜靠近他的那瞬间,心跳如擂鼓,混乱的思绪争先恐后地挤进了胸膛,导致心脏无法负载,发出了扭曲而阴暗的呼声。

 

「你以后……不要再做这些事了。」

车子里安静了片刻,沈巍才轻轻地说道。

「哪些事?」车子流畅地弯进他们居住的小区,停进地下停车场,赵云澜将车子熄火,一只手撑在方向盘上,侧头看向沈巍。

停车场里微弱的警示灯明明亮亮。

「不要……突然凑得这么近,也不要老是骗我去特调处,更不要约我吃晚餐。」

赵云澜笑了,他总是笑,但未必开怀,沈巍看着他的表情,意外地发现,赵云澜竟然是真的在笑。

「我还以为黑袍大人是个钢铁直男,原来还能看懂我是在追你。」赵云澜低下头,拉起手剎车,把手剎车当成一个支点,凑近了沈巍,他的眼睛里有光,比窗外微弱的光还要更加幽微变幻。

那是宇宙爆炸之初的光芒,在一片寂静无生之中亮起,点亮亿万生命,从此以后,就有了星星。是谁把那最初的明亮剪了下来,镶嵌进赵云澜的眼瞳之中。沈巍双眼一瞬也不瞬地看着他,失去了动弹的能力。

他听见赵云澜用气音在他耳边说:明明是大人你先招惹我的,现在想逃,太迟了。

 

——是沈巍先用克制而怀念的眼神盯着他看,是沈巍先搬到了他家的对面,是沈巍坐在床前守了他一晚上,是沈巍心惊胆颤地陪他医治眼睛,是沈巍冲到了他的面前,挡住了夜尊的一击。

是沈巍说的:令主情深义重,不知何人有幸得之。

 

沈巍还是没有动,仔细一看,可以发现他整个人都微微发着抖。一万年以前,沈巍说过的:戴着面具,别人就不知道我害怕了。赵云澜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谁捏住了,柔软而心疼。他的手掌抚过沈巍的脸颊,摘下了他的眼镜。

「你……你做什么……」

赵云澜低声说道,「你脸上有灰,我帮你吹吹。」

 这句话已經成了他们之間的暗语。赵云澜第一次说的时候,沈巍躺在明亮的实验室里,赵云澜第二次说的时候,他自己躺在午后的躺椅上,赵云澜第三次说这句话,他们在灯光微弱的地下停车场之中。

大概黑暗总能给人安全感,呼吸相触之间,赵云澜吻了沈巍。

 

你在害怕什么?沈巍,我来保护你。

 

TBC.

 

控制不住小澜孩的手……

本来预计他们还要试探个两回的,这样跟大纲对不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澜孩你怎么就动手了!你怎么!就!动手了!(拍打


我对人物的理解大概是书版跟剧版的综合,所以小澜孩没有剧版那么甜,比较自以为一(?),沈巍也比书版更像个活人。不知道分寸有没有拿捏好(顶着锅盖爬走

©夜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