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莫毛,瓶邪、巍瀾、朱白,想写什么写什么。

【剧版镇魂】镇魂灯里01(巍澜)

【剧版镇魂】

 脱缰野马风,有虐有甜有沙雕。


楼下愁云惨雾,而待在阁楼里的赵云澜拆了根棒棒糖放进口中,整个人还是歪在沙发床上,严肃而凝重地对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溜上来的布偶猫道:「你说,是不是我不够帅了?」

「喵。」

「那是我不适合中分的发型?」

「喵。」

「难道是我表现得不够明显?」

「喵。」

自动把所有喵言喵语都当成否定意思的赵云澜大惊失色,「难道堂堂地星黑袍使竟然是个钢铁直男?」

「喵喵喵。」

一唱三叹连喵了三声,听起来是个肯定句,赵云澜沮丧地以头撞扶手,「天啊,怎么掰不弯呢?」




01


特调处的门口生着绿色的藤蔓,从阶梯爬上扶手,再从扶手爬上二楼的窗框,沿着窗子的缝隙爬进了室内。沈巍走上楼梯时,一只奶白色的布偶猫蹭了过来,在他的脚边喵了一声。

沈巍低头看了那只猫咪一眼,它的眼睛颜色是少见的烟色,圆溜溜的,几分可爱,几分无辜,又几分狡黠,长长的尾巴有意无意地在沈巍脚边勾来勾去。沈巍本不是个喜欢小动物的人,或者说,除了某大处长之外,沈教授很少「喜欢」什么东西,但这只猫咪给他一种意外的熟悉感,于是他蹲下身,把这只胖胖的布偶猫抱了起来,摸了摸它的脖子,问它:「你是大庆的新伙伴吗?」


大庆人在地下图书室里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咕哝了一声:冷气是不是太冷了?翻身又睡了过去,桑赞默默地看了难得保持人型的猫结扒一眼,把冷气关小了点。

「赵云澜路上捡来的。」祝红从办公桌后抬眼,扫了扫这新奇的组合,懒洋洋地道,「大庆气死了,嚷着有他大庆的一天就没有这猫进特调处的道理,然后死都不肯再变回猫咪了。」

邻近下班时间,办公室里的人稀稀落落的,明显人心涣散,汪征祝红在刷淘宝,楚恕之在研究股市,林静在玩线上游戏,只有郭长城还勤勤恳恳地办公。他看到沈巍进来,高兴地扬起了笑,喊他:「沈教授,赵处在阁楼呢。」

整个特调处对于沈巍的到来都又爱又恨,爱的是如果赵云澜成功地让沈巍把他领走,大家就可以提前下班了,恨的是如果沈巍说两句话就跑,空虚寂寞的赵云澜必然留在特调处做一晚上的妖。

沈巍点了点头,抬脚上楼,身影刚刚在转角出消失不见,林静就丢下电脑拿起了手机,点开一个名叫「赵处什么时候能搞定沈教授」的微信群。


科技界国民老公:开赌开赌,时间到了同志们!

长城长又长:怎么了?

爱他就看他被人压:赵云澜今天故意把机车弄坏了,沈巍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之下还硬要走,我赌我们再10分钟就可以下班了。

格兰兰兰:我同意你的观点,但祝红你到底改不改昵称,你没感觉顶着整群逆CP的压力很大吗?

爱他就看他被人压:我不!巍澜才是rio!澜巍什么的,老赵有本事压得住黑袍使吗!

格兰兰兰:你不懂!这是恋爱过的人才有的直觉!一定是澜巍!

爱他就看他被人压:BG的直觉有个屁用,你先性转再来跟我说话!

好姊妹的友谊很多时候就是从逆CP开始破裂的。


沈巍不知道楼下的众人在微信群中如何群魔乱舞,他平静地沿着日光拾阶上楼,推开阁楼的门。午后的阳光照在沙发床上,赵云澜躺在上面,闭眼沉睡,一半毯子盖在腰间,一半滑落到了地板上。一本书垂在沙发床的边缘,随时准备落到地上。

赵云澜生得太好,就算是这种不整齐的懒散姿势,也只是削减他的两分英挺,却又平添一丝惊心动魄的柔和。沈巍的眼神柔软了下来,他走上前,拎起那本摇摇欲坠的书,放到旁边的茶几上,然后为赵云澜拉好毛毯,在沙发床的一角坐下。

他想喊赵云澜起床,却又鬼迷心窍地没出声。


那难得一见的柔和地勾住了沈巍的心神,像是被什么蛊惑了,沈巍伏下身,温热的呼息吹拂在赵云澜的脸上,扰动他柔软垂落的浏海。

赵云澜突然张开了眼睛。


沈巍受惊地眨了眨眼睛,猛然坐直了身子,赵云澜没动,懒洋洋地眯起眼,似笑非笑地道:「沈教授,你在干什么呢?」

沈巍:「……没有。」

「我知道,我脸上有灰,沈教授帮我吹掉。」赵云澜轻快地道,他的吐字太清晰,一点都不像刚睡醒,倒像是装睡许久,只等着小红帽踏入陷阱的大灰狼,尾巴在身后一摇一摇,全是愉悦。

沈巍心慌意乱,连耳尖都红了,看起来恨不得拿起旁边的抱枕把赵云澜闷死,当然没有余力去注意赵云澜的语气有什么不对劲,「你说车坏了回不了家,要我来接你。」他闷着声音道,「不过,你的车……我帮你修好了。」

对电子机械一窍不通的黑袍使当然不是用常规方式修好的,他就在院子里对着机车施展了个「复原」的异能,那辆车就连个小刮痕都消没了。把车子恢复成原厂设置的黑袍使压根不知道,车其实没坏,赵云澜直接把油箱里的油全漏光,就为了把他给钓过来。


「哦?」赵云澜不动声色,「真是谢谢沈教授了,它突然就发动不了,我都没弄懂是哪里故障,本想连络修车行来检查,一忙就忘记了。」

明明是上班时间,还有余暇在阁楼里睡觉,完全看不出赵云澜哪里忙了。沈巍一脸惨不忍睹,但他拘谨惯了,也做不出拆赵云澜台的事,只能咳了一声,「总之,车子已经修好了,你如果没事,我就回去了。」

「不忙。」赵云澜按住沈巍的手,阻止他站起身,拇指不安分的在沈巍的虎口上擦了一下,沈巍的肩膀像触电似地抖了抖,想要抽手,却又硬生生忍住了。赵云澜说,「你难得来找我一趟,要不我们吃个晚饭?」

赵云澜的「难得」就跟他的「很忙」一样难以估量,一周七天,沈巍有五天要被他用各式各样的理由骗到特调处来,剩下两天则换赵大处长溜达到龙城大学骚扰他,只可惜,不管见面再勤,沈教授多的是理由抛下赵云澜逃走。

沈巍摇了摇头,笑道,「不行,明天的课程还没准备呢。」

「就吃个饭,花不了多少时间,你别敷衍我,沈教授学识渊博,什么课程搞不定?」赵云澜眨了眨眼睛,语气柔软又轻快,但是沈巍推开了他的手站起来,低着头对他笑,「真的不行。」


沈巍脸上一贯带着细框眼镜,那双又大又澄澈的眼睛藏在透明的镜片之后,低头看他的时候连眼底都有笑意,眼角晕开了一片难为情的红,赵云澜的心不可抑制地痒了起来,「你这人——黑袍哥哥、黑袍大人,你这样非常不对啊。怎么?大战结束之后就不要我了,说好的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呢?」

沈巍微微地眯起了眼,他的动作太轻微,赵云澜几乎没有注意到,只发现他的笑容黯淡了几分。赵云澜错愕,还没弄清自己说错什么话,沈巍就平静的回绝了他:「我们当然是最好的朋友,但我手上工作没有完成,真的不行。」

他的表情微微冷硬,但说话声音却还是很温柔,「你自己记得吃晚饭,别又犯胃病了。」沈巍说完就转身下楼,离开前还不忘把阁楼的门带上,将自己的背影与赵云澜的视线彻底的隔离了起来。

赵云澜看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


距离与夜尊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已经过了一年。

沈巍为了算计夜尊,将大量的白能量引入自己的身体。夜尊以为自己吞噬了兄长的异能,从此能够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却没想到他吞噬的是致命的毒药,黑白交杂的混乱能量使得夜尊爆体而亡,能量的震动形成了虫洞,破坏了地星与海星之间的连接,只剩一口气的沈巍拚死将特调处的众人带回地面,就此被困于海星,再也无法回去。


海星与地星的连接彻底隔断,尽管从此不必再担心地星人作恶,特调处却也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即便是关于特调处的种种丑闻真相大白,仍然一度面临裁撤,还是赵云澜拉下老脸拼命忽悠,才成功说服了海星鉴,将特调处的种种异人能士当成特殊警察来对待。每当警方碰上棘手的案件,就能上特调处来借人,如此一来二往,特调处才终于保全,还顺利地待遇升级,换了个新的办公室。

新办公室的地点是赵云澜挑的,位于龙城大学正对面,大学路九号,恰好走个五六分钟就能到达沈巍的办公室。

某人的心思昭然若揭,赢得特调处上下一致的鄙视。于是那个只有赵云澜不得入内的微信群名一改再改,从「鬼见愁与小狗禁止进入」变成「赵处什么时候能搞定沈教授」,按照计画,下一个群名应当是「恭喜赵云澜喜提沈巍」,只可惜目前还改不了群名。


群里还在吵,话题的重心已经从巍澜跟澜巍偏离到大庆到底该喊谁妈喊谁爸,睡醒的大庆很是愤怒。

没有过重:我堂堂猫族,怎么可能喊人类爸吗???你们让那只愚蠢的布偶猫喊去!

科技界国民老公:我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吐槽黑袍使大人不是人类,还是吐槽布偶猫也不能講话……


一直没在群里说话的楚恕之听见了楼上下来的脚步声,严肃地丢下手机,假装自己没有为了八卦忘记股市,抬起头,威严地道:「不许对黑袍使大人无礼!」

沈巍刚好从楼上下来,他手上拎着西装外套,抬头看了看众人微妙的表情,彬彬有礼地道:「找我什么事吗?」


微信群里炸翻了天,除了楚恕之跟郭长城之外的所有人一起大爆手速,怒斥楚恕之不要脸:地星人感官敏锐了不起???听到沈巍从楼上下来了不会说一声!!!就你会卖乖???人干事!!!

郭长城放下手机,反正微信群里的对话十句有八句他看不懂,期期哎哎地道:「沈、沈教授,你不是来接赵处回家的吗?」

沈巍笑着摇了摇头,「云澜跟我说他的机车坏了,我刚刚看了一下,小问题,已经修好了。」

所有人的脸都垮了下来,知道自己今天没法逃离加班的宿命。


楼下愁云惨雾,而待在阁楼里的赵云澜拆了根棒棒糖放进口中,整个人还是歪在沙发床上,严肃而凝重地对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溜上来的布偶猫道:「你说,是不是我不够帅了?」

「喵。」

「那是我不适合中分的发型?」

「喵。」

「难道是我表现得不够明显?」

「喵。」

自动把所有喵言喵语都当成否定意思的赵云澜大惊失色,「难道堂堂地星黑袍使竟然是个钢铁直男?」

「喵喵喵。」

一唱三叹连喵了三声,听起来是个肯定句,赵云澜沮丧地以头撞扶手,「天啊,怎么掰不弯呢?」


刚来特调处不过两天的布偶猫不知详情,且无法化身人型,更加不会口吐人言,一跃而为赵云澜最棒的芦苇树洞——所以说,为什么要再养大庆之外的一只猫,因为有些话实在不方便跟大庆说,大庆能把镇魂令主的小秘密在半个小时内传遍特调处。

由此可知恋爱使人犯傻,英明如赵云澜,竟然还以为特调处里的人都当他跟沈巍是兄弟情。


祝红表示:呸,祝你们兄弟情天长地久!



tbc.


又得去打JJC了(爬去

评论(5)
热度(58)
© 夜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