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勇,莫毛,瓶邪,想写什么写什么。

【莫毛】狂生絕01

花月别院后续的衍生文,但稍微作了点改动。

设定的是莫雨在被侠士们打败后并没有逃走,而是昏过去被毛毛带回了浩气盟。

想要描写的内容大概是:少爷为什么从以前的「我会带回毛毛的」变成了「别再跟着我」。

这之间的温度差真的让人很在意啊……少爷身上绝对发生了什么事……(虽然我觉得真正发生的是换了个策划,我不想再纠结为什么莫雨哥哥变成莫雨大哥了,策划你们都给我出来……)


一点阴暗的日光从天窗里照了下来,照亮那生着暗苔的墙壁。

入鼻是难闻的气味,潮湿、阴暗、腐烂,垂死将亡。

就像他自己。

他靠在冰冷的石璧上,空无一物的房间里,不知道是哪里传来的、细细的说话声音。


在说...

【我在餐厅里的日子】尾声(莫毛莫无差)

【尾声】九块我出了,求你们去结婚(气绝


白帝城塌了。

名动江湖的十二连环坞的总舵,天下贼匪之首,曾经高耸入云的城池大片大片地落下,落入长江里,激起涛天的巨浪。


穆玄英猛然惊醒过来,发现莫雨的手脱离了自己的指掌,整个人失去意识似地向下沉去,穆玄英屏住莫雨渡给他的最后一口气,下潜拉住了莫雨的手,开始带着两个人上浮。

天边的霞红将白帝城白色的石墙染成粉色,然后又纷纷地碎落了下来,沉进江里,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穆玄英抱着莫雨游到稍远处的江面,浮出水面的时候两个人都大口地喘气着,水珠沿着脸颊狼狈不堪地落下,穆玄英看着莫雨的样子,突然就笑了。

短短数日的惊心动魄...

【我在餐厅里的日子】第五章(莫毛莫无差)

【第五章】你们知不知道所谓的宝物,都是要上缴国家的!


我感觉自己作了个梦,梦到自己还在江里愉快地游泳的时候。

那时我还小,妈妈问我说:鱼鱼啊,将来长大你要做什么?

我雄心壮志,说妈妈我要变成一条好大好大的鱼,能活很久很久,游到海里面去看看。


如果能回到过去,我想回到过去掐死那个天真的自己。

最后我果然变成了条好大好大的鱼,然后被宇文画一扇子拍晕,醒来就到了这里。

唉,感觉我好久没能好好睡一觉了,这才安逸了一日,他们为什么又来了?


「经过两日修整,想必莫少谷主也好多了吧?」多多的眼神落在了穆玄英身上,「这位是……?」...

【我在餐厅里的日子】第四章(莫毛莫无差)

【第四章】喂隐元会吗?我想问问你们对保育类动物有提供鱼身保护吗?


来人啊!给我赏这对不要脸的狗男男一丈红!

什么「莫雨哥哥」、「毛毛」这种嘈点一堆的称呼,我就大鱼有大量地不计较了,但是,你们为什么又开始脱衣服!

难道脱衣服是人类新发展出的社交礼节吗!我真心不懂啊,人类的文化真是太莫名其妙了,如果一定要这样脱来脱去的,为什么不学我们鱼族不穿衣服呢?


上次穆玄英脱莫雨的衣服,我就勉强忍耐了,毕竟那时莫雨是昏着的,穆玄英脱得也挺快,没干什么不该干的事,完全不像现在莫雨跟穆玄英一个摸你腰一把另一个抽你的腰带一下――啊!你们到底想干嘛!老天爷当初为...

【我在餐厅里的日子】第三章(莫毛莫无差)

【第三章】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们一眼……我就这么减寿了一百年(。


虽然从莫雨穆玄英闯进来到现在,还没超过一天,但我却觉得彷佛经过了一百年那么长。好不容易送走了那四个瘟神,我才正想好好补个眠,莫雨又抱着一个人闯了进来。

吓啊!又是何方妖孽!我是不是眼花了,怎么看见莫雨抱着他自己闯进来!

我吓了一大跳,仔细一想才明白,这应当是假扮成莫雨的穆玄英,今天发生太多事,我都混忘了。

话又说回来,我真是不懂,你们怎么老是昏来昏去的,昏倒很好玩吗?身体不好就该待在家里好好休养,别出来乱跑了。


「赵涵雅!」莫雨提气高喊,过不多时,那名为多多的少女就悄声无息地出现在饕...

【我在餐厅里的日子】第二章(莫毛莫无差)

【第二章】傲娇跟作死都是病,你们就不能好好去看病吗!


我正在认真地思考,最近是否饕餮厅风水不好。

被宇文画那怪力女打晕,作成鱼干钉在这里,我虽然有点懊恼,但起码饕餮厅很适合睡懒觉,平常也没人来打扰我,我乐得清闲。

结果自从莫雨跟穆玄英这两小子出现后我的鱼生怎么就风云变色了呢?

肚子里塞个人就算了,喉咙还被打了个洞,就算我是死的,也会痛好吗!你们这些可恶的人类!


莫雨晕倒后,那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还是那个被称为琦菲的少女往前走了几步,「真的昏倒了?不会是假装的吧?」

「应该不是,」另一名少女扶着那姓源名明雅的男子,迟疑了片刻才...

【我在餐厅里的日子】序章(莫毛莫无差)

更文前说一下。

这篇文是毛毛雨党(基友)提供的脑洞,莫毛党(我)写的,走的是清水,所以出本时CP目标是莫毛莫無差。

但最早论坛连载的时候CP目标是莫毛,出本后跟论坛管理协商删帖了。


现在贴在LOFTER上CP也标示莫毛莫無差,食用前请斟酌自己的CP取向。


我在餐厅里的日子


※莫雨x穆玄英,攻受无差你们自个儿决定吧。

※五人新秘境「灿翠海厅」衍生本。

※饕餮厅里的那只鱼视角,脑洞大如神经病。

※这本的设定中,安禄山还没死,与原作时间点略有出入。

※其实我是正剧向,信窝...

【人生八苦】终局(瓶邪)

禅房里香烟袅袅,张起灵张开眼的第一刻,并没有看见吴邪。

隔了很久,他才看着吴邪从遥远的黑暗里慢慢地走了过来,带着藏香与微笑。

张起灵开口,「吴邪没有死,他就是万奴王。」

「打开门的是胖子,吴邪的鬼玺被换走了。被烧死的,根本就不是他。」

吴邪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他就是笑。

「我要走了。」张起灵站起身来。

吴邪看着他的背影,没有话语没有挽留,他只是歪着头,打了个响指,张起灵迈步的动作便停住了。

他一步也动不了。


「这里可是没有出口的,你怎么就想走了?」

「吴邪还在杭州等我。」张起灵说。

他不愿意再看到那样的结局,不想放着吴邪一个人孤独终老,不能接受某一天回去的时...

【人生八苦】恩爱别 求不得 怨憎会 忧悲恼(瓶邪)

你推开西泠印社的门。

柜台里有一名青年正趴着打瞌睡,你推门的时候带动门上的风铃,他慢吞吞地爬起身子,揉着眼睛,问,「谁啊?」

你没回答,他揉了揉眼,再揉了揉眼,看清你的模样后瞬间瞪大了眼睛,语气不善地道,「今日天气太好,本店不开门作生意,去去去。」

你愣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好。

「……还看什么看?古董没看过?整店的假货有什么好看的?什么,你不是来看古董的?那你是来?」

感觉到再不开口真有可能被赶出去,你默默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是来买东西的,解下了身后的那把刀,放在柜台上。青年狐疑地看了刀几眼,接着才了然地道,「哦,送那把刀来。原来也是道上的。不过不好意思,我们这边不收这把刀啦...

【人生八苦】病与死(瓶邪)

你张开眼,一蓬鲜血喷过你的颊边,留下点点污红。

你的手上拿着一把漆黑的短刀,毫不留情地割破了一名男子的喉咙,他的尸体瘫在你身上,你下意识地将之推开。男子倒落在地,颈脖处不自然地弯曲起来,眼眸还张着,在阴影中直直地看着你。

你到那刻才看清他的脸。你的呼吸停住了。


你不知道这是哪一段过去,不知道是自己丢失的记忆里,竟然曾经有过这样一幕。

你拿着刀,割破了吴邪的喉咙。


病与死


鲜血喷洒开来,溅了他一身,眸光里全是血,满目如斯之红,张扬的红彷佛侵蚀了思考。「……!」张起灵觉得自己开了口,但听不见自己说了什么,在他回过神来前,他已经下意识地蹲下...

© 夜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