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蒑

维勇,莫毛,瓶邪,想写什么写什么。

【維勇】It’s Not A Fairy Tale 1

【維勇】It’s Not A Fairy Tale


超久沒寫文,復健作。

設定是:勇利因為失誤沒拿到大獎賽的冠軍。

HE,相信我。


(一)孤獨的鋼琴家


他聽見自己心跳的聲音。

場邊的喧囂都離得很遠,視界晃動變幻,自己腳下的冰快速地開始崩塌,沒入水底的時候黑髮散開了,黏在眼前,遮蔽了一切。

呼吸裡灌入肺部的液體冰冷而致命,將他密密包圍。

要窒息了。

猛然間伸來的一雙手握了上來,喚回了他的意識,勇利才意識到自己仍靠在冰場邊,隨時準備踏上舞台。而維克多執起他的手,像親吻他掌上的戒指,動作一如昨日的虔誠,就像親吻自己的信...

2016-12-21

【莫毛】狂生绝02

我真不想承认,每次有人在留言里提到「绝不跟你动手」那句,我都看成「绝不跟你分手」……

「莫雨哥哥,求你留下来吧,我绝不跟你分手!」


……感觉这句并没有什么问题的我,真是病得不清。


谢渊这老头儿究竟是怎么带孩子的?教傻了吗?

莫雨僵硬了片刻,森然道,「你真以为我不杀你?」

穆玄英缩了缩,装作没听见莫雨的威胁,反而起了别的话头,「我、我离开的这几日,去了梵空禅院。」他闭着眼睛,不敢看莫雨的表情,莫雨干脆不理他,拖着他也要往门口走。

「不不不雨哥!你听我说完啊哪有人这样的!」

你才是!这么大个人怎么是这熊样!玉树临风沉着镇静都喂狗吃了吗!莫雨在心底暴躁,脸上还是冷冷地,大发慈悲...

2015-11-16

【莫毛】狂生絕01

花月别院后续的衍生文,但稍微作了点改动。

设定的是莫雨在被侠士们打败后并没有逃走,而是昏过去被毛毛带回了浩气盟。

想要描写的内容大概是:少爷为什么从以前的「我会带回毛毛的」变成了「别再跟着我」。

这之间的温度差真的让人很在意啊……少爷身上绝对发生了什么事……(虽然我觉得真正发生的是换了个策划,我不想再纠结为什么莫雨哥哥变成莫雨大哥了,策划你们都给我出来……)


一点阴暗的日光从天窗里照了下来,照亮那生着暗苔的墙壁。

入鼻是难闻的气味,潮湿、阴暗、腐烂,垂死将亡。

就像他自己。

他靠在冰冷的石璧上,空无一物的房间里,不知道是哪里传来的、细细的说话声音。


在说...

2015-11-12

【我在餐厅里的日子】尾声(莫毛莫无差)

【尾声】九块我出了,求你们去结婚(气绝


白帝城塌了。

名动江湖的十二连环坞的总舵,天下贼匪之首,曾经高耸入云的城池大片大片地落下,落入长江里,激起涛天的巨浪。


穆玄英猛然惊醒过来,发现莫雨的手脱离了自己的指掌,整个人失去意识似地向下沉去,穆玄英屏住莫雨渡给他的最后一口气,下潜拉住了莫雨的手,开始带着两个人上浮。

天边的霞红将白帝城白色的石墙染成粉色,然后又纷纷地碎落了下来,沉进江里,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穆玄英抱着莫雨游到稍远处的江面,浮出水面的时候两个人都大口地喘气着,水珠沿着脸颊狼狈不堪地落下,穆玄英看着莫雨的样子,突然就笑了。

短短数日的惊心动魄...

2015-10-11

【我在餐厅里的日子】第五章(莫毛莫无差)

【第五章】你们知不知道所谓的宝物,都是要上缴国家的!


我感觉自己作了个梦,梦到自己还在江里愉快地游泳的时候。

那时我还小,妈妈问我说:鱼鱼啊,将来长大你要做什么?

我雄心壮志,说妈妈我要变成一条好大好大的鱼,能活很久很久,游到海里面去看看。


如果能回到过去,我想回到过去掐死那个天真的自己。

最后我果然变成了条好大好大的鱼,然后被宇文画一扇子拍晕,醒来就到了这里。

唉,感觉我好久没能好好睡一觉了,这才安逸了一日,他们为什么又来了?


「经过两日修整,想必莫少谷主也好多了吧?」多多的眼神落在了穆玄英身上,「这位是……?」...

2015-10-11

【我在餐厅里的日子】第四章(莫毛莫无差)

【第四章】喂隐元会吗?我想问问你们对保育类动物有提供鱼身保护吗?


来人啊!给我赏这对不要脸的狗男男一丈红!

什么「莫雨哥哥」、「毛毛」这种嘈点一堆的称呼,我就大鱼有大量地不计较了,但是,你们为什么又开始脱衣服!

难道脱衣服是人类新发展出的社交礼节吗!我真心不懂啊,人类的文化真是太莫名其妙了,如果一定要这样脱来脱去的,为什么不学我们鱼族不穿衣服呢?


上次穆玄英脱莫雨的衣服,我就勉强忍耐了,毕竟那时莫雨是昏着的,穆玄英脱得也挺快,没干什么不该干的事,完全不像现在莫雨跟穆玄英一个摸你腰一把另一个抽你的腰带一下――啊!你们到底想干嘛!老天爷当初为...

2015-10-11

【我在餐厅里的日子】第三章(莫毛莫无差)

【第三章】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们一眼……我就这么减寿了一百年(。


虽然从莫雨穆玄英闯进来到现在,还没超过一天,但我却觉得彷佛经过了一百年那么长。好不容易送走了那四个瘟神,我才正想好好补个眠,莫雨又抱着一个人闯了进来。

吓啊!又是何方妖孽!我是不是眼花了,怎么看见莫雨抱着他自己闯进来!

我吓了一大跳,仔细一想才明白,这应当是假扮成莫雨的穆玄英,今天发生太多事,我都混忘了。

话又说回来,我真是不懂,你们怎么老是昏来昏去的,昏倒很好玩吗?身体不好就该待在家里好好休养,别出来乱跑了。


「赵涵雅!」莫雨提气高喊,过不多时,那名为多多的少女就悄声无息地出现在饕...

2015-10-11

【我在餐厅里的日子】第二章(莫毛莫无差)

【第二章】傲娇跟作死都是病,你们就不能好好去看病吗!


我正在认真地思考,最近是否饕餮厅风水不好。

被宇文画那怪力女打晕,作成鱼干钉在这里,我虽然有点懊恼,但起码饕餮厅很适合睡懒觉,平常也没人来打扰我,我乐得清闲。

结果自从莫雨跟穆玄英这两小子出现后我的鱼生怎么就风云变色了呢?

肚子里塞个人就算了,喉咙还被打了个洞,就算我是死的,也会痛好吗!你们这些可恶的人类!


莫雨晕倒后,那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还是那个被称为琦菲的少女往前走了几步,「真的昏倒了?不会是假装的吧?」

「应该不是,」另一名少女扶着那姓源名明雅的男子,迟疑了片刻才...

2015-10-11

【我在餐厅里的日子】第一章(莫毛莫无差)

【第一章】鱼鱼难过,鱼鱼委曲,鱼鱼心里苦


我很方,方得不行。

我难过,我委曲,我心里苦,很想叫城管,然而我突然想起,这白帝城就是个贼子窝,哪来的城管可以叫。


我看着那个束着高马尾的男子把另一个人的外裳扒了个干净,接着又开始脱自己的衣服,接着把两个人的衣服对换着穿上。他做这一切的时候,动作很是温柔,看来不会发生什么有伤风化的场景了,我有点安心。

他拉了拉身上敞开的衣襟,似乎有点不习惯的样子,尽管他沾染了一身血腥味,表情却还是与之不符的温和。

过了片刻他小心翼翼地低下头,将脸颊靠在看着那名昏过去的男子颊侧,闭上了眼睛。

我听到他低声道,「希望莫雨哥醒来后...

2015-10-11

【我在餐厅里的日子】序章(莫毛莫无差)

更文前说一下。

这篇文是毛毛雨党(基友)提供的脑洞,莫毛党(我)写的,走的是清水,所以出本时CP目标是莫毛莫無差。

但最早论坛连载的时候CP目标是莫毛,出本后跟论坛管理协商删帖了。


现在贴在LOFTER上CP也标示莫毛莫無差,食用前请斟酌自己的CP取向。


我在餐厅里的日子


※莫雨x穆玄英,攻受无差你们自个儿决定吧。

※五人新秘境「灿翠海厅」衍生本。

※饕餮厅里的那只鱼视角,脑洞大如神经病。

※这本的设定中,安禄山还没死,与原作时间点略有出入。

※其实我是正剧向,信窝...

2015-10-11
2 / 4

© 夜蒑 | Powered by LOFTER